當某些人心中的「革命」成為所有人的義務,某種獨裁便成為事實


老實說,我一直不喜歡「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這句口號。「X是義務」是很強的宣稱,別說具特殊哲學或道德意義的義務(duty),就算是一般人使用「義務」這個概念,也是在要求別人必須做X:「如果A不做X,A則是道德上犯錯。」但我們有什麼理由,要求人們都要犧牲自己的生活,而成就革命?如果不革命的話,就是道德上犯錯?只要認真想一想,我們就會發現這句話的狂妄。

當然,有人可能會說,這只不過是口號。但流行的口號總能反映某種行動背後的思維。在香港這個政治氣氛愈加緊張的時代,有人希望更多人「覺醒」,了解政治與生活是息息相關,這很正常。但有些人卻把自己心目中認為最好的「革命」強加在別人身上成為義務,要求所有人都要參與他們的政治行動、都要與他們的政治判斷相同(連少許的不相同或不一致也不容許),否則就是港豬、賣港賊、和理非非死左膠,這實在與批鬥無異。

「批鬥」的內涵並不在於批鬥者與被批鬥者在判斷或知識上的差別,而是在於批鬥者把自己的那套信念視為必然的真理,因此要把必定屬於錯誤的對方杜絕,也就是一心要「鬥死」對方。因此,判斷上不同引發的知識上的爭議,不算是批鬥,只算是批評。而大家可以細心觀察,批鬥者的批評,必定由批評對方的論點慢慢轉移到對方的人格品德上,因為批鬥者大多真心相信自己持的是真理之劍,而對方則是惡魔,必須為民除害。因此批鬥就是要透過貶低對方的人格品德,目的是要令對方在公眾中消失。

當然,你可能會問,我這樣對批鬥者的批評,算不算是針對批鬥者的人格品德,則批評批鬥者的人格品德有問題。如果算,我這個批評似乎也屬批鬥。然而,我們需要在這裡進行概念區分。這裡我批評的是「批鬥者的批鬥行為」,假如我們承認批鬥是錯誤的,而且這個錯誤是包括某種缺德的品格,那麼批鬥者事實上是品德有問題。因此,當我批評批鬥者的品德,並沒有貶低對方的品德。因為按照「貶低品德」的定義,它是指一個人的品格事實上有某個程度的品德,但卻被說成沒有這種程度。而批鬥者的品德正正是不良的,因此「批評批鬥者的批鬥行為」會引致「批評批鬥者的品德」也好,也不會令自己的言論也成為一種批鬥。批評者與批鬥者另外不同的地方是,前者是要向公眾證明對方的言論錯誤,後者則不一定要證明對方言論的錯誤,只需要對方從此消失。

因此,批鬥最邪惡的地方不在於言論中的尖酸刻薄,甚至人格上的抵毀;而是要令對方在公眾中消失的目的。因為它變相是令某個領域裡的言論變成一言堂, 不容許理性的交流,這嚴重有違言論自由的精神。哲學家J.S MILL主張言論自由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認為容許言論自由,將會令人們更容易發現真理。這世界,人人都想當然相信自己的那套是真理,但最終經過時間的洗禮與討論後,便會發現他們所相信的不乏錯誤。因此,保障言論自由將能令我們減少犯錯的時間長度,使我們作出正確的判斷去行動。然而,批鬥在本質上與言論自由的核心精神剛好相反,批鬥者要對方的言論永遠在公共空間內消失,因為對方的言論不單止是錯誤,更是可怕的毒藥,誰看了服毒了就會死,因此要消滅他們。

批鬥除了它的道德問題外,還涉及嚴重的政治後果。因為當批鬥的氣氛離漫整個公共討論空間時,言論自由的效用就會消失,人們便會更大機會作出錯誤的判斷,因而令人們在政治行動上出錯。

當「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這句口號取代我們的思維時,其實某種獨裁便已成為了事實。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