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桶挑戰的批判:噱頭有什麼不好?


大家還記得冰桶挑戰嗎?當時掀起的熱潮與不少討論,已是年多前的事。數月前,美國漸凍人基金會(The ALS Association)適逢一週年,特別提到是次活動募得大量捐款,卻仍是不足夠。

在熱潮過後,大家會還會持續關注漸凍人以及其他罕見疾病病患的權益嗎?如果大家忘記了,是否應驗當初對活動與參與者的批判?

我重貼當初對活動批判的舊文,算是溫故知新,讓大家再思考多一點。

冰桶挑戰的批判:噱頭有什麼不好?
「冰桶挑戰」的籌募活動在世界各地牽起熱潮。從結果考量,今次活動為病患者籌得不少捐款,亦讓大眾認識ALS (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這個病症,可算是非常成功的活動。

不過,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今次熱潮裡,有不少人就對活動表示反感。

浪費論 
其中一種反對聲音是「活動浪費資源」。水是寶貴資源,一桶桶冰水白白地潑在人的身上,只為了換取所謂的體驗。但這個體驗既非必要,亦能夠用其他方式取替(譬如在大雨中淋濕自己)。

不過,這種批評成立與否,要視乎活動的整體結果。當我們批評某個行為浪費資源,應該要連帶它會帶來怎樣的結果,才能作出更為合理的評估。作為籌募活動的一環,它的確帶來了吸引大眾目光的效果,從而令捐款額提高。因此很難說淋冰水真的是毫無益處地損耗資源。

指名的活動形式使捐款變成道德義務 
況且,即使浪費論能夠成立,對我來說也抓不著癢處,無法刻劃出我對活動感到不舒服的原因。畢竟,我們可以想像某種不浪費水源的潑水方式,例如這個

關於這點,哲學雞蛋糕博客朱家安寫了一篇評論,分析人們對活動感到違和的感覺從何而來,非常精癖:

「冰桶」藉由點名,讓道德義務和道德壓力之間出現了武斷的落差。這有可能是令我感到違和的原因之一,因為一般來說,人對於這種武斷的落差是敏感的:想像一下,在大庭廣眾底下,你被你的朋友公開指名去幫助一個受傷的陌生人,你並不特別有醫療專長,而對方的傷勢也不是你害的。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感覺自己確實本來就有義務要幫助他,而你的朋友也強調「如果你不想,可以拒絕」,你通常也會覺得,這個「指名」的行為,為你帶來了多餘壓力。

朱家安認為「指名」會為人帶來道德壓力。在我看來,情況也許更為嚴重。捐款無疑值得嘉許,但不應該把善舉變成強制要求。捐款從來都是超義務,理應出自於良心與自願,人們沒有道德義務必須捐款給他人;但「公開指名」卻把捐款變成某種程度的道德義務。

試想像,假如有名人嚴正地公開拒絕捐款,他將可能受到怎樣的輿論非難?他會被人罵冷血、沒有良心嗎?如果會,他應該受到這樣的非難嗎?沒錯,雖然「指名」這形式不會令整個籌募活動變成錯誤,但至少我們應該深思「指同」是否真的那麼值得我們鼓勵。

冰桶挑戰者的動機批判
另外,有人質疑,冰桶挑戰的原意是為了令普通人體驗病患者的感覺,但當它在社會牽起廣泛熱潮後,更顯得像是一種噱頭。當然,有些挑戰者是真心為了體驗病患者的感受,或者真心想把這活動宣傳與延續下去。這種想法無論從結果或動機來看,也絕對值得大眾讚揚。

但有些挑戰者的表現反應卻非如此,似是覺得有趣才參與挑戰放上網,甚至只想換來良好的公共形象。人們也開始為了看自己喜歡的名人而觀看影片。我相信這也是有人特別反感的原因。

或許,有人可能會說:只要能幫到人籌錢,大家玩得爽、看得爽,其他的什麼動機心態也沒所謂,又有什麼好非議?這想法其實是把自己的一隻腳踏進「功利主義」這鬼門關。功利主義認為只要一個行為在結果上帶來正面的收益,這個行為就是道德上正確,亦即是說,我們思考道德時只需要考慮它的結果,其餘的因素都不需要考慮在內。

我們可以看到功利主義的思路頗符合一些活動支持者的回應。不過,動機的考量真的完全不重要嗎?事實上,我們的日常直覺並非如此。試想像,一個富商捐錢給慈善機構,原來只是為了出名、顯示自己如何有善心,甚至為過去的錯誤贖罪,我相信很多人都會認為這種捐贈沒有什麼道德價值,雖然它在結果上能夠幫助到窮人,但我們不會道德嘉許這種行為,甚至可能對富商表示不屑。

捐款是為了什麼?
當然,今次參與者的動機,即使令人不舒服,也不會如上述批評般嚴重。也許,部分挑戰者的確只是因為有趣好玩、能夠揚名才參與挑戰,但亦無傷大雅,最重要是幫到人。

然而,假若我們考慮得更深入,便會明白到一些人的擔憂與批判的依據。事實上,今次活動的捐款是用來幫助ALS的病人,對於其他也需要我們關注、同情與支援的病患者,卻無法受到同樣的社會注意。這個差別自然來自於宣傳手法,也同時證明了我們做出善舉的主要原因是什麼:一個籌募的活動夠特別、夠噱頭,才能吸引大眾的注視。

也許你會覺得這是正常不過的狀況,人們選擇什麼時候捐助,向來都是隨機任意,慈善組織都需要靠宣傳來吸引人們捐款。但這個模式潛藏著令人不安的擔憂,它彷彿把不同的慈善機構理解成競爭對手,各個機構都要想盡辦法把人們吸引到自己那裡,結果便是宣傳失敗的慈善機構可能會無法營運下去,支援有需要的弱勢社群。

到底我們為何捐款?思考這道問題,將能令我們進一步反省弱勢社群為什麼需要我們協助、我們的社會應該構造怎樣良善正義的制度,使得即使沒有大眾捐款,弱勢也能得到相應的支援,而不是只有那些宣傳成功的慈善組織才有「資格」支援弱勢社群,也不是只有得到這些慈善機構支援的弱勢社群才需要我們支持。

行善的反省
我不是站在道德高地,要把參與挑戰的動機逐個挑出來批評。我甚至同意一些人的說法,即使動機不太好,也無傷大雅,就算沒有那麼值得道德嘉許,始終是做了件好事。關於活動本身,我只是對「指名」這形式表示不同意,但病毒式傳播帶來的良好結果,還是讓我們相信慈善機構應該脫離傳統的宣傳手法,讓它更容易進入大眾的眼中。

至於捐贈的問題,我還是比較理想主義。人們應該在行善前更仔細思考自己因何故行善。畢竟,未經反省的純粹同理心,可能會令我們好心做壞事而不自知,就像有人以為放生是善舉,其實是害了那些動物。

無論如何,今次是我們瞭解與反省自己到底是怎樣選擇行善、應該怎樣支援弱勢社群的好機會。畢竟,噱頭終有一日會完結,但弱勢社群無法得到社會支援的情況仍然存在。

延伸閱讀:
1.朱家安《冰水桶的批判觀察》
2.博客Isaac有一篇裡提到Williams的觀點,很值得我們深思:「為名望而捐錢是一個道德上可質疑的動機,是因為這個動機和我們接受的行為結果沒有必然聯繫--如果捐錢無法提升名望,他就不會捐錢,或者即便他捐的錢完全沒有被善用到去舒緩苦難上,他都不會介意。他會捐錢純粹是由於巧合地捐錢能夠滿足他的目的,甚至如果害人的事情能夠提升名望,他也有可能會考慮。但很多出於愛的利他行為則不是這樣,必需令所愛者能夠受益目的才會滿足,而不是發洩了愛意就滿足了的。」



*原刊於22/08/2014,修訂於12/05/2015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