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鐵板神數是真的嗎》:命理到底靈或不靈?



早前讀到馮睎乾《鐵板神數是真的嗎》一文講解命理學。馮兄認為命理斷言是介乎「命題(有真假可言的句子)」與「開放陳述(沒真假可言的句子)」之間,雖不真,卻可能「靈」,不應該用科學標準看待。我讀畢後,深覺文章有幾處經不起思考方法的推敲,概念理解也有毛病,所以特寫此文回應一下。

語言陷阱:含混與概念滑轉
在回應馮兄之前,我們不妨先聽一個故事:

有國家正直戰爭,極需要大量人民參軍,但人民都害怕戰爭帶來的死亡;一個軍官為了鼓勵年輕人參戰,便看準了這國家的人民都有宗教信仰,便說:「各位人民,你們都是上帝親愛的兒女們!一起參與戰爭吧!不要害怕!試想想,既使你參軍,只要你夠幸運,你並不一定會被派到前線打仗。既使你被派到前線打仗,只要你夠幸運,你也不一定戰死!既使你真的戰死,也是幸運的,因為你可以回到上帝的身邊!所以無論如何,請參戰吧,上帝會保佑你們的!」

軍官的說辭可能鼓動了不少熱血青年,但如果冷靜下來分析,就很容易發現這是詭辯。「上帝的保佑」虛無漂緲,參戰者遇上任何情況都可以稱之為上帝的保佑,這就不是典型的「龍門任你擺」嗎?

這種詭辯的方式,在思考方法中稱之為犯了「概念滑轉」的語言陷阱。日常語言之中,大多語辭都是含混,即沒有明確清晰的應用範圍,譬如「困難」、「幸運」、「貧窮」,沒有精確的界線說明哪種情況下就一定是困難、幸連或貧窮。語辭含混,並非一定不好,反而很多時方便我們日常溝通。譬如朋友問我最近生活過得如何,我說:「不好,日子可苦」;「苦」和「不好」都是含混的,但我不需要很清楚交代自己有多苦、多不好,朋友也大概瞭解我日子難過,這就已滿足了我傳意的目的。

然而,如果我們運用語辭的「含混」來製造空話,或蒙混思想,就算是一種有害於思考的用語方式了。譬如原來我最近每天都是大吃大喝,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卻還是說自己「過得苦與不好」,那就扭曲了兩詞的應用範圍,犯上了「扭曲概念」的毛病。上面軍故的故事也是一例,「上帝的保佑」的應用範圍含混不清,遇上什麼事情都可以辯說是上帝的保佑,這種說法根本沒有意義,因為它把「上帝的保佑」的應用範圍擴展到所有情況上。

命理斷言靈或是不靈,等待著未來自己怎樣詮釋?
現在我們引用回馮兄的例子,他說:
若我說,你來年命盤的武曲見雙化忌,表示行動力受阻,或經濟有困難,或家中女性親人有事故,到了明年底,你大可拿預測跟現實印證一下。若你一帆風順,三者皆非,自可斷言是錯;假若真被公司解僱,或弄傷了手,你大概會相信預測「靈驗」,但你依然不能明確說它是「真」,因為「受阻」、「困難」、「事故」三詞皆無法量化,定義模糊,詮釋時難免流於主觀,所以說它是真是假,意義不大。

不難發現,馮兄提到的「受阻」、「困難」、「事故」都是含混的語辭;從一開始我們聽到算命佬這樣說,其實就像人民聽到軍官說參戰有上帝的保佑,根本不知道這些說法的真假如何斷定。不過,馮兄卻續辯說這正是命理斷言的特性,它們的「定義模糊」,因而「詮釋時難免流於主觀,所以說它是真是假,意義不大」。他更道:「命理學的預測,多數是這種『半命題』,難以客觀判斷『真不真』,只能憑感覺說『靈不靈』。」

這樣的說法合理嗎?如果你女朋友的頭髮本身長至心口,她說明天會剪個短髮型;你本身預期女友只是剪到短於肩膀,誰知明天她只是剪短了少許,髮尾還是及肩,你可能認為她當初說了「假話」。但這只能說你當初的理解錯誤。假如你當初追問她會剪到多短,她具體地答了你只是剪至及肩,你就不會認為她說了假話。因此,我們遇到含混的說法時,只有確定了句子的意思,才可判別其(句子所表達的意思的)真假;因此,要判斷其真假,就需要進一步問對方的具體意思。然而,按馮兄的說法,當女友說「明天會剪個短髮型」,這也成了「半命題」,難以客觀判斷「真不真」,只能憑感覺說「靈不靈」;這就有點莫名奇妙了。

我們不禁要問,到底其中的「靈(驗)」是什麼意思?按馮說的說法,一句話靈不靈,似乎是任憑自己感覺詮釋原話具體是何意思,再判斷其真假;但這難道不是自由心證嗎?為何當初算命佬說你來年遇上事故時,你不追問到底是什麼事故?而是認為這說法靈不靈,是依靠未來自己怎樣詮釋?更何況,反正命理斷言的詮釋空間那麼大,那麼人人都可以當算命佬了。

不是用科學標準否定命理斷言,而是根本通不過理性考驗
因此,馮兄說「不可拿科學標準來否定它(命理斷言)」,這說法其實有點誤導。確實,大多數哲學家認為命理是偽科學,但這是因為有些人宣稱它是科學,有統計基礎;然而,它的根本問題其實並非「不科學」,而是經不起理性的考驗。它在思考上犯的毛病,是刻意運用語辭的含混性蒙混過關,作馬後炮解釋。更具體地說,龍門任搬、模稜兩可的預測之所以不可信,是因為其含混性令我們無法確認怎樣的狀況或證據才算是印證著原本的說法。

除此之外,如果真是深諳科學方法或貝葉斯推論 (Bayesian Inference) 的邏輯規則,就會瞭解為何一個命題所預測的內容本身越是空泛或容易命中 (not surprised),即使後來「應驗」了,這個「應驗」並不能多大增加原本命題為真的機會率。科學理論之所以合理可信,正是因為它所預測的內容往往都很精確,而且所預測的事情並不能用常識推斷,所以當遇上相關經驗證據,會在(歸納)邏輯上大大加強其為真的機會率,因而極具說服力。[1]

當然,如果玩算命的人都並非真的相信命理能預測未來,而是把它當成是遊戲、安慰劑、文學闡析,或是被其語言符號背後的世界觀和象徵所吸引[2][3],那就沒什麼不妥。但說命理「準」、「靈」或「合理可信」,就是欺世盜名了。

最後,我引用回以前自己的一篇舊文:

每逢新年,總是有些風水命理之士走出來說一些來年運程。例如他預言來年你會遇上感情問題、事業可能不順利、有血光之災等等,總之就很凝重地說「有事發生」。但「感情問題」是怎樣的問題呢?普通吵架算不算?冷戰算不算?又,「事業可能不順利」,怎樣才算是不順利呢?被老闆罵算不算?被同事嘲諷算不算?又,「血光之災」是指割傷手指流少少血,還是見到美女流鼻血?……總之,這些「師父」說話時總是用上含糊不清的字眼,令他們總有辦法事後孔明。當你遇上真正問題時,他們會說「對吧…我早說會有事發生了…」;當你遇不上大問題時,他會說某件事已是大問題,他的說法早已應驗。既使你開始時就相信這些「運程」,依足他們的解決方法去做,最終還是頭顱撞到燈柱弄至入院三天,這些命理師父還可以說:「如果你不按照我的方法去做,你早已歸天了!」

概念釐清(1):命題不是句子
說完命理靈不靈的問題,以下主要是釐清一些馮兄提到的概念。如果沒興趣的朋友,可以全盤跳過。

馮兄在文中提到:

邏輯學把句子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命題」(proposition),即可以有意義地說它是真或假的句子,例如「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2+6=5」等;第二類是「開放陳述」(open statement),指那些沒所謂真假的句子,例如「食屎啦你」、「手心又係肉,手背又係肉」、「I want to learn from you guys」等。

這段話錯了好幾處。在邏輯學中,「命題」有其嚴格定義。它不是指有真假可言的句子,而是指有真假可言的句子所要表達的內容。例如「 It is raining 」與「天在下雨」是不同語文的句子,但表達同一命題:{天在下雨}。在哲學上,句子是必須被人所寫或說出來才能存在,但命題似乎不需要,是一抽象事物 (abstract entites) ,因此才有必要把它和「句子」這個概念區分開來。

概念釐清(2):什麼是開放語句?
至於馮兄提到的「開放陳述 (open statement) 」,其定義也有違邏輯學或數學的定義。一般來說,邏輯學是以「開放語句 (open sentence)」命名,而非「開放陳述 (open statement) 」。開放語句是指「有些變項並沒受到量詞約束的語句」,如「有些 x 是 y 的兒子」;它通常與「封閉語句 (closed sentence) 」成一對比概念,如「有些 x 是所有 y 的兒子」。

這看起來很難懂。數學中的定義或許更易理解,它是指那些具有變項的語句,其真假取決於變項的值,譬如 「 x=1 」 或「 x+y=2 」是開放語句;而「 0=1 」和 「所有 x 是零」具有確定的真假值,所以是封閉語句。

換言之,邏輯學並非用「開放陳述」和「命題」區分句子是否有真假可言。馮兄的定義不知是參考何處?

概念釐清(3):具有真假可言 v.s. 不具真假可言的句子
邏輯學確實有馮兄提到的「句子是/否具有真假值」的區分。但一般都是用「句子/語句 (sentence) 」與「陳述 (statement) 」作界定,前者泛指一切合乎完整語法規則的句子,後者特指具有真假值的句子。

一般來說,問句、祈使句 (imperative)  、命令句、感嘆句,這些語句都沒有真假可言,所以不是陳述。如果引回馮兄的例子,「食屎啦你」就不是陳述(沒有真假可言),但「I want to learn from you guys」則顯然具有真假值 — 如果一個述說這句話的人,事實上他真的想跟那些人學習,那麼這句子便是真的。

至於「手心又係肉,手背又係肉」是否陳述,則要看表達者的意圖;即,表達的人是想把它僅當成感嘆句(表達自己很難選的情感),還是也有把它表達成某種陳述的意圖 — 譬如一個婦人想著自己丈夫和兒子說這句話時,她可能也有在表達「兒子(手心)和丈夫(手背)對她而言都很重要」的意思。當然,婦人的話可能兩個意思都有,但原則上我們還是可以把這句話(的內容)分開為「描述事實的命題」與「表達情感的內容」來處理,然後判斷前者是否為真,對後者進行文學分析。

最後,馮兄的說法預設了一個句子介乎「有真假可言」與「沒有真假可言」之間。但如何可能呢?沒錯,有些哲學家是倡議多值邏輯,認為「真」與「假」之外,還有其他值;在邏輯學上,也有所謂「模糊邏輯 (Fuzzy logic) 」,但這已經與命理學說的問題相距甚遠了。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註腳
[1] 嚴格地說,如果一個假設所推導出的預測,其先驗機會率愈高,即使預測命中了,其假設所獲得的印證程度就愈低;反之,如果一個假設所推導出的預測,其先驗機會率愈低,當預測命中了,其假設所得到的印證度就愈高(而內容空泛和本身容易命中的預測,其先驗機會率自然較高,因此其假設所獲得的印證程度就愈低)。用數學來表達:設 H 為假設, E1 與 E2 為其預測或正相干的證據。 按照貝葉斯推論,如果 P(E1) 愈高於 P(E2) ,則 P (H/E2) 愈高於 P(H/E1) 。
[2] 我們可以把命理卜占的說法視為一種透過特殊的形而上學觀或世界觀所構造出來的語言系統,這些語言系統雖有描述世界的成份,但主要還是用作寓意、象徵與表達情感(才算恰當)。有些人之所以特別喜歡命理星座,很可能是因為受到其語言背後所表達的世界觀、人生道理或形而上學設定所吸引。
[3] 如果我們真的把星座命理視為本文註腳 [2] 提到的一種符號學上的語言系統,那可能會產生一個很有趣的、維根斯坦所提到的「語言遊戲」的哲學問題,即為何我們應該使用日常/科學語言來理解與描述世界/實在,而非用命理占卜的語言理解與描述世界/實在?一個可能答案是,因為日常/科學語言的內容具實用性或真實性。

【請支持,讓我繼續寫下去】 
不要小看你的 $10 元,能為我提供最大的力量寫作下去
1. Payme : D232548655 or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2.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Paypal會收手續費。如果贊助少於 $10 ,幾乎會被手續費扣掉。)
3. 轉數快/轉賬易: bacchus.pang@yahoo.com.hk or QRcode: https://goo.gl/ULC2Yw or 4225793
4. 香港銀行戶口直接轉賬、存入現金或支票:香港恆生銀行,783-279938-668,PangChit。歡迎 email: bacchus.pang@yahoo.com.hk 或臉書 inbox 進一步查詢。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akeinterestingreading/
博客/部落格:https://chitchitphilosophy.blogspot.com/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