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太太、新媒體、知識普及:他們在賣些什麼?


理科太太最近因影片推銷子宮頸癌篩檢醫材而挨罰,看來她遭遇的麻煩愈來愈多,倒真應驗了「人紅是非多」的說法。我一直沒有訂閱理科太太的影片,只是偶爾見到臉書推薦就看一下;真正令我注意到她,反而是因為她和唐綺陽討論「占星術」的影片

我知道身邊許多科學朋友不滿理科太太身為科學普及傳播者竟然為占星術背書。然而,我卻傾向 PanSci 泛科學鄭國威的說法,認為理科太太沒有在節目中批評占星術,是情有可原。我自己也不相信占星術,但當朋友跟我談占星術時,我也不會多加駁斥,有時甚至順著他們的觀念來展開對話。在我看來,節目中理科太太的態度反應和我私下的態度相近。

也許有人會說,理科太太並不是私下聊天,而是在公開場合和人討論占星術,難道兩者可比嗎?的確不可比;但至少理科太太算不上為占星術「背書」,最多說她沒有盡到科普傳播者的專業態度,去質疑在科學界公認為錯誤、偽科學的占星術。嗯,但她真的需要負擔這種責任嗎?

最近我愈來愈懷疑現今所謂科學或知識普及的「專業」究竟是什麼回事,我們又該如何劃出這條界線。

我時常在想,現在所謂「普及知識」的 KOL 或媒體到底在賣什麼知識?大家又在需求什麼?在過去,知識普及的主要意義在於學院知識太過艱澀和象牙塔,社會投入了那麼多資源進去,一般大眾卻無時間和能力理解這些寶貴知識,實是很大的社會浪費。因此,傳統大眾(知識)媒體承擔了這個任務,將這些學院知識與日常生活或故事連結,將其簡化和變得有趣,最後深入淺出介紹給大家。在製造這些「普及知識」的過程中,傳統媒體也會肩負「學術專業(找專家來寫或認證)」和「編輯專業」的責任,令傳播給大眾的知識能夠不致於扭曲或者錯誤。

但現在的世界完全不同舊時代。人們的需求變了,傳播者變了,知識普及的角色也變了。

其一,傳統媒體日漸衰落,網絡新媒體興起,人人都可以做知識普及傳播者,也因而缺少了專家與資深編輯的把關。

其二,學校學到的知識愈來愈難對應於現今急速變化的世界。我們學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書,到出來社會工作,才發現過往學到的東西沒有多大用處,一切幾乎要重頭學起。這種「急需學習新知識解決現有的生活和工作」的情況,是大家學習普及知識的主要原動力,我稱之為「知識焦慮感」。

因此,知識普及的意義轉變了,它不再是賣那些專業有趣的知識,而主要是賣那種志在消除你知識焦慮感的產品。為了滿足讀者的這個需求,嚴謹、專業不再是內容的重點;重要是的在論述知識,如何把各種知識碎片化,再熔成一爐,令人產生「自我提升」和「學到很多東西」的實用感覺。當然,這不代表現今普及知識全部都是亂來的,再爛的知識傳播者還是需要恰當的知識,令人們相信自己正在學到實用而正確東西。

換言之,現在的知識傳播者傳播(賣)的不再是「知識」那麼簡單,很多都是售賣一種「知識能改變(你的)命運」、「學習知識不再是學院那套」的世界觀給你。新型傳播者更會幫你尋找及塑造自我形象(譬如「我是科學人」、「我很愛知識/哲學」),也為你建立特有的社群,令你有共同感和歸屬感,願意投放更多金錢、時間和資源進去。所以,現在聰明的知識傳播者都知道成功的秘訣之一,就是弄好自己的「人設」,以及為自己的讀者營造好社群。(以上各種條件其實構成了新型知識傳播者的難題:要比其他人更快、更準、更有趣、看起來更實用、更有社群感,專業和嚴謹反道是次要)

好吧,既然知識傳播的需求和意義都變了,這是否代表可以不顧專業和真相?我自然不會認同,但上面說了那麼多,其重點是有兩個:一是要評價新媒體傳播的碎片化知識是否恰當,是個很難掌握準則的課題,如果抱有傳統的嚴格準則,很多 KOL 都不合格,但這似乎不太現實,標準也過高;二是,現實是很難再像從前一樣,透過傳統媒體的自我倫理要求及政府(法律)把關,網絡新媒體幾乎不受這些昔日規範所約束,唯一決定其生死的基本上只有市場。

當然,市場有時也能發揮良幣驅劣幣的作用,我也相信部分讀者的眼光是雪亮的;但大多數外行人確實難以分辨信息的真偽,加上新媒體的社群化造就了迴聲室效應,人們因而更難接收與自己信念不同的信息,令思想和學習變得更為封閉,也更難分辦好東西和真假。所以,再爛的 KOL 或新媒體都會有紛絲。

網絡新媒體帶來的另一問題是模糊化,例如知識傳播者為了生活和收入,他們很多都會接受業配工作,從而獲得廣告商贊助支持。我見過不少 KOL 初時的內容都不俗,但當業配內容增加後,就會開始變調走樣,據聞理科太太也一樣。新媒體(尤其所謂自媒體)為了滿足市場和廣告商的需求,內容和風格定位也會跟著改變。在那時,他們不再只是知識傳播者,也是宣傳者,這也導致檢視他們內容的準則也產生變化。

例如在我眼中,理科太太就不是傳統的科普傳播者,她更像是業配網紅,所以不去特別主動批評占星術,是頗符合我的預期。也許大家對她的理解是科學或知識傳播者,所以才會有更高要求,因此對她不滿。當然,我們可以堅持用舊有的準則批評理科太太和各種新媒體和 KOL 的內容,但我常常懷疑這是否有效和正當。在我看來,整個信息傳播的方法、現象都產生了巨變,範式已經轉移,我們需要新的理解方式和秩序平衡倫理與現實。

我們能否建立出新的正當及有效的倫理規範、法律規範,這正是數字化網絡時代,傳播工作、知識普及和追求真相的終極難題。

難怪部分傳統媒體工作者會覺得這是最壞的年代。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不要小看你的 $10 元,能為我提供最大的力量寫作下去
1. Payme : D232548655 or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2.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Paypal會收手續費。如果贊助少於 $10 ,幾乎會被手續費扣掉。)
3. 轉數快/轉賬易: bacchus.pang@yahoo.com.hk or QRcode: https://goo.gl/ULC2Yw or 4225793
4. 香港銀行戶口直接轉賬、存入現金或支票:香港恆生銀行,783-279938-668,PangChit。歡迎 email: bacchus.pang@yahoo.com.hk 或臉書 inbox 進一步查詢。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akeinterestingreading/
博客/部落格:https://chitchitphilosophy.blogspot.com/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