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反送中遊行之後】免於恐懼的自由


羅斯福在 1941 年 1 月 6 日,發表了著名的人權宣言。宣言中,羅斯福提出了著名的「四大自由」: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享有四項基本自由:人人享有發表言論和表達意見之自由;人人享有宗教信仰之自由;人人享有免於匱乏的自由;人人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7 年後, 1948 年聯合國大會在法國巴黎夏樂官通過一份人類文明史上最重要的文獻:《世界人權宣言》。該宣言的序言重申了羅爾福的理念:「鑑於對人權的無視和侮蔑已發展為野蠻暴行,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而一個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於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布為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

這陣子,書生一直在想:香港人還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嗎?我們生活在威權統治下,每日都生活在惶恐之中,生怕哪一天的言論表達都構成了顛覆國家、破壞公共秩序、煽惑他人犯罪的罪行。《逃犯條例》若然修訂成功,中國政府更可以肆意用各種罪名加諸於香港人身上,人人都有可能成為中國「逃犯」,被引渡到中國這個沒有公平審訊、法治和人權的地區受審。

為什麼書生要強調所有香港人,而不只是異見者、黃絲?因為中國政府是一個我們永遠不知道何時會觸犯它們利益和法律的極權政府。今日你可能天真地以為只要不反政府和亂說話就會沒事,但中國政府是一個不受人民監控的政府,當它有一天想要做某事情並認為你在阻撓著國家發展,就會把你送進監牢。 中國政府的審訊系統,不論是透明性和一致性都是嚴重缺乏的,連最基本的形式法治條件也達成不了。這種法律任意性正是令人民深深恐懼的主要來源之一,因為政府可以隨時監禁任何它想監禁的人,所有人都會在這種白色恐怖的氛圍下自我審查、約束,相帶連基本的人身自由、言論自由和人性尊嚴都蕩然無存。

香港現在面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恐懼的社會環境。林榮基流亡,人人都討論準備要移民,要離開這個生而成長的地方。當連沒有移民條件的朋友都在討論怎樣可以移民時,這已經充分顯示那種恐懼感究竟有多強烈。老實說,書生也有過移民的一刻幻想,只是書生真的沒有移民的條件。即使是林榮基「流亡」的台灣是最低成本最可能實現的選擇,在我看來也並不安全,畢竟中國政府想收回台灣的意圖愈來愈明顯和強硬。書生沒有移民的準備,反而有不移民的各種準備,譬如有心理準備將面對更嚴峻更黑暗的政治環境,也要有與強權周旋博弈的智慧的準備。

我恐懼,但更需要去克服恐懼。政府不給予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就只能自己站起來爭取到底。民主作為信念,正是要提醒自己才是主人。我們不能因恐懼而癱瘓,不能因恐懼而喪失自我。羅斯福在發表宣言後11個月,為了挽回人類尊嚴與和平,讓人人免受恐懼之苦,美國正式向日本宣戰。今天香港人受盡強權打壓、威脅的恐懼。我們恐懼,但不能投降,因為正如羅斯福所說:「我們唯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不要小看你的 $10 元,能為我提供最大的力量寫作下去
1. Payme : D232548655 or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2.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Paypal會收手續費。如果贊助少於 $10 ,幾乎會被手續費扣掉。)
3. 轉數快/轉賬易: bacchus.pang@yahoo.com.hk or QRcode: https://goo.gl/ULC2Yw or 4225793
4. 香港銀行戶口直接轉賬、存入現金或支票:香港恆生銀行,783-279938-668,PangChit。歡迎 email: bacchus.pang@yahoo.com.hk 或臉書 inbox 進一步查詢。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akeinterestingreading/
博客/部落格:https://chitchitphilosophy.blogspot.com/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