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命運?】古希臘文化的兩種命運觀 命運與運氣的分別

Credit: https://greek-myth.fandom.com/wiki/Moirai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命運就算曲折離奇、命運就算恐嚇著你做人沒趣味……」午夜夢迴,當我們在床上獨自一人思索自己一生的命途,總會難免感嘆一句「命運弄人」。人對把握自己命運的渴求從未停止,即使到了現今科學年代,星座命理、占星術、紫微斗數、易卦仍然那麼流行,原因之一就是我們都希望早點洞悉天機,從而避開劫數。

然而,我們有無認真想過什麼是命運?它虛無緲飄,難以捉摸,彷彿只是人類對於自然世界殘酷的無奈而投射出來的幻想之物。在二千幾年前,古希臘人早已探索過這問題。他們持有兩種命運觀,一種是神話宿命論式的,一種是哲學式的。兩者分別體現於古希臘文裡同是意指「命運」的關鍵詞語:“Moria (μοῖρα)” 和 “Heimarmene (Εἱμαρμένη)” 。

神話宿命論式的分配命運觀
“Moria” 代表著神話宿命論,每個人都被分派(安排)了命運,今生今世吃多少、住哪裡、遇上什麼人,都像劇本一樣寫定運行,無法改變,也無可避免。在希臘神話,它化身為命運三女神 Clotho 、 Lachesis 及 Aropops (她們的總稱就是 “Moriai” )。

命運三女神不但負責人的命運,更負責諸神的命運。她們代表著所有人及神與命運的絲線連結: Clotho負責紡製出生命之線(製造連結), Lachesis 負責編織(分配各種命運波折), Aropops 負責剪斷這條線(即死亡)。她們的決定是無法更改,即使連至高無上的宙斯也要屈從她們的安排。

Moria 在拉丁語中是 “fatum” (也就是英文 "fate" 的由來),其詞源意味著「言說」,因此 Moria 具有神喻的內涵。不過,Moria 所引申的宿命論並不一定是神喻的,它可以僅是指人生所有細節都早被分派好。(但這種去神化的宿命論有個難以解釋的問題,即這種「命運劇本」是誰寫的?)

換句話說,假如命運注定一個人某時某分某秒撞車而死,那麼那人當天無論怎樣逃避(例如不出街),最終還是會撞車而死的。我們常常看到一些小說故事夫到,主人翁經過某些途徑發現自己的厄運,於是展開逃命旅程,怎知這種逃逸過程反而巧合促成他的的厄運。這種情節就是經典的宿命論命運觀。

因果的決定論命運觀
雖然 Heimarmene 同指命運,但它不是指個人的命途命運,而是指整個宇宙的有序形態或規律。用現代術語來說,它意味著自然世界裡一種必然的因果秩序:過去發生的所有事情(因),決定未來所有的事件(果)。

“Heimarmene” 和古希臘文 “Ananke (Ανάγκη)” 關係密切,後者指「必然性」。在希臘神話中, Ananke 是最原始的神之一,是一切萬物的開端,是眾神和萬物必然服從的意志(據一些說法她是命運三女神的母親)。

Ananke 的老公就是 Chronos ,即時間的化身。在希臘神話中,這兩個神於世界之蛋中糾纏在一起,就形成了宇宙。 Ananke 在羅馬神話中叫作 “Necessitas” ,亦即為英文 “necessity” 的詞源。

兩種命運觀的區別
兩種命運觀分別的是,前者是一種神喻式的宿命論,並反映在人(和神)的生命裡頭,並不表達事件的前因後果,命運三女神說是怎樣就怎樣; Heimarmene 則表達了因果秩序,它與我們一般所說的「命運」的關係,可以理解為現代哲學的「決定論 (Determinism) 」,即根據自然法則與因果關係必然性,過去的事件決定了這個世界之後的所有事件(包括人的行動,動機,心理),因此人沒有自由意志。

Moria 由於是神喻式的宿命論,所以沒法被理性把握(除非我們知道神的意志和想法)。Heimarmene 則可以被理性把握,因為我們只要知道因果和自然法則,就能知道所遇到的事件是怎樣出現的。 18 世紀法國數學家拉普拉斯 (Pierre-Simon Laplace) 甚至設想過,如果存在一個高智能的惡魔,能瞭解世界的自然法則和某時刻的一切事件狀態,就能知道過往今來所有事件。

由於兩種命運觀的差異,有些學者認為它們反映著古希臘的思維轉化:在古希臘哲學未興起之前,人們都愛用神話解釋世界現象,包括人的命運都是由神的意志所安排分派。但哲學興起後,人對世界的理解就由神話敘事 (Mytho) 轉化成羅各斯 (logos) (粗鬆地說,它指運用語言、理性、邏輯去理解世界) 。故此,人對命運的觀念也因而轉變,我們開始用理性觀念把握命運,這也是為什麼古希臘文本裡常常用 " Heimarmene" 指示命運 。

命運:必然的偶然性
兩種命運觀在人生中反映的張力並不盡同。神喻式宿命論的張力在於神和人的意志矛盾之中,而哲學式的命運觀就反映著因果秩序與自由意志的張力之中。前者基於有神論的沒落無神論的興起,我們也許不用再擔心敵不過全能全知的神;但緊接而來無情的因果秩序卻更難令人不安,畢竟我們如何可能克服沒有意志而強大必然的自然法則?因此,二千幾年來有關於自由意志和決定論如何共存的問題,就成了哲學家至為關心的問題之一。

無論你相信哪種命運觀,我們之所以思索命運,是因為生命中往往忽然面對突如其來、不可預知的事情,因此對這種偶然事件會否再次出現產生了焦慮;同時這種「偶然性」又好像以一種「必然性」的姿態出現,令你不得不經歷這事件。所以我們可以有玩味地說命運具有「必然的偶然性」的矛盾特徵。

運氣與偶然性
我們無法擺脫命運,幸運的是我們還未有很強的證據顯示任何一種命運觀成立。然而,即使完全控制人生的命運並不存在。命運仍然用另一種方式捉弄人的命途:沒有必然的規律控制人生,這意味著人生充滿偶然性和無常,我們仍然會處於難以自主的狀態。

在古希臘文中,這個觀念稱為 "Tuche" ,意指「碰巧發生、預料不到的機遇」。Tuche 和兩種典型命運觀的分別是後者是人為無法改變、無法控制的;但 Tuche 是可以通過個人修行和社會控制來減少其不確定性的。自古以來,人類那麼渴求發展科技的原因之一,正是要要通過技術和控制來消除人生中的各種不確定性。

在中文的觀念中,它有時也化身為「運氣」。運氣有好有壞,而且是可以改變的。許多人買水晶、測風水,目的就是要改變運氣,為自己帶來好運。只是愛智慧的哲學家一般都不採取這種思路來處理「運氣」的問題。他們認為「不好運」是可以消除或克服的。至於是怎樣,有機會再談。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不要小看你的 $10 元,能為我提供最大的力量寫作下去
1. Payme : D232548655 or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2.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Paypal會收手續費。如果贊助少於 $10 ,幾乎會被手續費扣掉。)
3. 轉數快/轉賬易: bacchus.pang@yahoo.com.hk or QRcode: https://goo.gl/ULC2Yw or 4225793
4. 香港銀行戶口直接轉賬、存入現金或支票:香港恆生銀行,783-279938-668,PangChit。歡迎 email: bacchus.pang@yahoo.com.hk 或臉書 inbox 進一步查詢。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