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0 週年.討論會】「為什麼你會參與六四晚會?」 內地朋友飲泣支持香港令人動容


「為什麼你會參與六四晚會?」這是我近幾年參與六四晚會最想問大家的問題。三十年的時光,對於親歷其景的人(例如今年分享見證的李蘭菊)或是在電視機面前觀看直播的上一代來說,自然記憶猶新,甚至傷痛或憤怒的心情仍然烙印在心中最深處;但對於我這一代( 80 後)甚至新一代的人來說,六四的確愈來愈遙遠。

如果說六四是一場遺忘與記憶的戰爭,那麼我們這班年輕人的記憶也是透過他者的記憶與書寫而植入的。六四逐漸成為真正的「歷史」,而非「經歷」。我們也許可以從「歷史」的眼光審視與傳承,卻也容易形成距離感,難以代入;怎樣從別人的記憶變成能構成我們主體性的記憶,正是我的思慮。

有時連我自己也懷疑參與六四晚會的目的。當初參與晚會,是因為看了記錄片,感同身受,一腔熱血自然地走進維園。但這個「當初」距離至今已有 15 年。我還是因為相同原因出現嗎?還是我以更理性、更帶目的性的態度出現?有時我在陳述參與六四晚會的各大理由,心底也會疑慮特意陳列理由是否在暗示六四與我愈來愈遠。

尤記得幾年前大家爭相為六四應否本土化、如何本土化,激起不同思辨論辯。當日我思索的真正本土化並不是以地域政治或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重新敘事和連繫,而是最基本的香港年輕人如何從情感上真切體會到六四。畢竟,沒有主體性的真情感受、記憶建構,所謂本土化都不過是一種政治操作。幸運的是 28 週年有林耀強、今年有李蘭菊,他們的故事都深深觸動人,令我真正做到毋忘初衷,我想部分沒經歷的人也會有所動容。今年《我是記者》的短片更特別深得我心,用影視的形式總是能令人難忘。

大會活動完結後,我便參與由眾志、教育實驗學室和中大學生報聯合舉辦的討論會。沒記錯已是第四年參加了。很高興今年人數是這四年來最多的,目測估計近 100 人,非常令人鼓舞。今年的討論氣氛相當不錯,不少發言都令我印象深刻。

首先有兩位朋友提到近幾年網絡爭端很多,如果共產黨的鬥爭哲學是製造敵我矛盾、內部分化,以消解你在社群的影響力,甚至孤立於社群之外,我們就應該更加警惕小心,盡量做到求同存異,團結起來。我想大家對近幾年的左右爭論都感受到相當的疲倦和感概。

然後有一位中學老師提到在學校教育六四的困難,這本來已是預料中事,但印象特別深的是她提到學校有很多新移民學生和跨境學生,他們的家長都會投訴。這是我比較少注意的問題。當新移民學生和跨境學生愈來愈多,怎樣可以將民主自由的價值觀念教育給他們,同時抵受得住家長的壓力,是個比從前更嚴峻的難題(不只是學校的建制管理階層的施歷)。

有一位來自法律界的大姐姐則提到,我們一定要參與 6 月 9 日的反送中遊行,千萬不要相信林鄭,也不要相信香港法庭可以把關。一位剛懷孕的媽媽也提到很多家長 group 都提到要移民,但她愛香港,為了下一代為了香港,我們一定要站出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中大師兄可樂則提到「反對政治」,即香港現在的公共運動的模式都離不起政府出招、我們接招,這一來一往不但令人容易疲倦,也令我們長期處於被動的角色。眾志的 Ivan 則提到台灣和香港面對中大強權的方式很不同,我們傾向於描述自己怎樣被打壓,台灣則強調在國際間的貢獻,是民主自由社會的一員。一位大學生則提到我們是時候要想像「後 1947 年的香港應該是怎樣」,因為這將改變我們之後的政治和行動取態。

而一位人兄則化繁為簡,提到他不清楚民主自由的定義是什麼,但平日關心弱勢、從自身職場上關心公義、平等,可能已經是民主,是自由。我頗喜歡這說法,很多人在大氣候的政治上異常狂熱,卻對身邊最近的不義不對的事情視若無睹,這就是真正的正義嗎?從小做起,從身體的人和事開始關心,才是培養公民品格和散播思想種子的重要土壤。

今年也來了幾位內地朋友參與討論會。一位來自廣州,拿了咪說了一兩句自我介紹,就忍不住哭起來。一位則提到她的微信公眾號被封了,香港人要好好守護香港的自由。一位是北京人,他說自己六四當年是 8 歲,想不到 30 年後仍然能在香港參與六四活動,他寄語我們「希望香港一直是你們的香港」。其中特別令我動容是來自一位內地年青朋友的發言。他提到自己以前也很愛國愛黨,後來才醒覺,今日特意來港支持我們。他更飲泣地說他身邊的內地朋友都不關心六四,要為他們道歉。其他參與者聽到後,大喊話「傻啦,唔駛,真係唔駛」。然後他又補充說,希望香港人也別怪他們,因為他自己同樣是從小到大受著愛黨愛國教育、聽著毛澤東思想長大,有著這樣的思想,不出為奇。最後他說「香港人能夠堅持三十年,這在國際上絕無僅有,這已經是奇蹟,六四就是香港人的標誌。謝謝你們」說完,全場鼓掌,場面相當令人感動。我想,如果有一天內地人和香港人能真正做到大和解,場面應該是這樣吧。

最後,不論是上次反送中遊行還是今年六四晚會,最令我深刻印象的是參與者來自不同界別、身份、團體。大家都基於不同理由才來到這裡。譬如在上次遊行之中,有金融界代表提到「香港人都喜歡搵錢炒股,但反送中會影響金融界人士評論…」、醫護界則提到「你修訂逃犯條例也可以,但不要送大灣區病人來香港醫…」,這些理由換著以前我一定不同意,也覺得大家基於自身利益而走出來並不是最好;但最近我想到政治哲學裡的一個多元主張,即我們生活在多元的民主自由社會裡,人們在價值問題上存在著真實而深刻的分歧,這是我們需要包容的基本事實。即使我再不同意其他參與者的意見和理由,他們和我還是站在同一空間而戰,這正是最有趣和微妙的地方。

所以,我愈來愈想聽大家參與的原因、聽其他參與者的看法和意見,因為我和他們的分歧可能正正是基於不同的生命經驗和思想價值觀,但這種分歧卻未至於令我和他們完全活在不同世界,甚至站立在一起為同一件事努力奮鬥。我需要瞭解他們。這正是我為什麼這幾年來那麼喜歡參與六四晚會後的討論會的緣故;因為,我能聽到不同的聲音。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不要小看你的 $10 元,能為我提供最大的力量寫作下去
1. Payme : D232548655 or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2.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Paypal會收手續費。如果贊助少於 $10 ,幾乎會被手續費扣掉。)
3. 轉數快/轉賬易: bacchus.pang@yahoo.com.hk or QRcode: https://goo.gl/ULC2Yw or 4225793
4. 香港銀行戶口直接轉賬、存入現金或支票:香港恆生銀行,783-279938-668,PangChit。歡迎 email: bacchus.pang@yahoo.com.hk 或臉書 inbox 進一步查詢。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