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哋又試下申請禁制令



書生真係睇唔過眼要講幾句。個禁制令範圍咁廣泛,甚至遠超於辱警罪,都仲有人著眼於傳媒有無權報道,而唔係考慮禁制令本身幾咁荒謬。

第一,香港沒有法定的傳媒機構,基本法規定任何香港居民都享有新聞自由。甚至衰啲講句,警察係講得岩,香港記者並無特權,因為新聞自由係屬於所有人,所以如果記者有權披露某些資料,一般人也有權披露同一資料;記者可以係示威現場影相,你亦可以係示威現場影相,就係咁簡單。因此,如果一般傳媒有權報道(披露)或傳達警員資料,完全睇唔出有咩法理依據話一般人或博客無權報道(披露)或傳達警員資料。

第二,依條禁制令相當大程度拑制我地所.有.人的言論自由,而唔單純係傳媒機構的報道權。而且而家已經唔係涉及起唔起底問題,而係你係街上或網上罵警員、係網上或社交媒體(例如 TG、Whatsapp) 傳達相關資料,甚至你唔知條友係警員的家人而對其造成煩擾或干擾都有機會違犯禁制令(禁制令內容 (C) 和 (B))。緊記法律上的「故意」唔係指「你無惡意或特別動機煩擾或干擾就唔係故意」,好大程度係睇你相關行為算唔算已表達了煩擾或干擾的意圖,咁就已經係「故意」。

第三,我地唔好有太多幻想,覺得傳媒就一定係幫我地。傳媒嚴格來說係一「中立角色」,當其行為超越中立角色「幫我地」,就已經係參與者,嚴格來說係已違犯其專業操守。所以,真係唔好覺得傳媒報到就無問題。傳媒仲報到無疑係好過傳媒都報唔到,但我地唔好咁犬儒認為咁就解決左重要問題。如果傳媒得,而你唔得,這意味著你 Share 媒體的報道都唔得啊,因為禁制令包括「傳達」。

第四,條禁制令有正當性的唯一合理理由係禁止警員及其家人被起底而遭到傷害;但當法官周家明修訂後,其內容已遠超於限制起底行為,係任何「煩擾或干擾」甚至「恐協助、造成、慫使、促致、唆使、煽動、協助、教唆或授權他人從事上述任何行為」都唔得,而家警察及其家人真係特權階級黎。

第五,承接第四點,今場運動咪又係有大量黃絲同運動支持者被起底,我地試下申請禁制令,禁止某些藍絲網站、FB PAGE 作出同樣行為,睇下法庭頒唔頒禁制令?如果唔頒,有無差別對待,係唔係違犯平等條款?


【禁制令(HCA 1957/2019)主要內容】
律政司代表律政司司長和警務處處長向法庭申請單方面禁制令(HCA 1957/2019),以禁制任何人非法地及故意地作出以下行為:

(a) 在沒有相關人士的同意下使用、發佈、傳達或披露給他人屬於警務人員、其配偶及/或其家庭成員(即父母、子女或兄弟姊妹)的個人資料,包括但不限於他們的姓名、職位、住宅地址、辦公地址、學校地址、電子郵件地址、出生日期、電話號碼、香港身份證號碼或其他任何官方身份證明文件的號碼、Facebook帳戶ID、Instagram帳戶ID、車牌號碼和警務人員、其配偶及/或其家庭成員(即父母、子女或兄弟姊妹)的任何照片;

(b) 恐嚇、騷擾、威脅、煩擾或干擾任何警務人員、其配偶及/或其家庭成員(即父母、子女或兄弟姊妹);

(c) 協助、造成、慫使、促致、唆使、煽動、協助、教唆或授權他人從事上述任何行為或參與上述任何行為。

自今年六月,警務人員的個人資料被人於網上非法披露並廣泛發佈,該等資料包括警務人員子女就讀學校、班級等,被「起底」的警務人員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擾、恐嚇,包括電話滋擾、冒名借貸、網購、到警務人員家屬工作地點騷擾等,亦有警務人員或其家人收到信件,內容表示會以殘暴方法傷害當事人。

這些行為構成嚴重的滋擾及威嚇,令警務人員及其家庭成員非常擔心其人身安全,甚至造成心理困擾。

律政司司長作為公眾利益守護者及警務處處長作為警務人員代表身份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制有關行為,法庭已頒發臨時禁制令,有效至 2019 年 11 月 8 日上午 10 時 30 分。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