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暴力及破壞】誰教和平示威無用?


尤記得五年前雨傘初期有班勇武派拆鐵馬水馬都比人鬧,更莫講話挖磚果班,直情比人當係鬼。今日話自己拆鐵馬水馬就係勇武派,應該會比人笑死,連藍絲都會心諗「我講既暴徒唔係你依 D 和理非」。

尤記得雨傘果時,有人為警察擔傘,有人會噓寒問暖問前線警員辛不辛苦。即使到今年 6 月初時,仍然有人會討論警察入面有無好人,警察係唔係敵人;但到左今時今日,大家一句「黑警」,一句「黑社會」,再唔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係「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尤記得 7.1 有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當晚,縱然有示威者噴黑某些建制派議員的照片,但整棟大樓的文物、書籍和文件完好無缺,示威者更會在重要文物上貼上標示,表示「重要文物,請勿毀壞」。即使羅野飲,都會係雪櫃放低錢。

尤記得港鐵未成為黨鐵前,未專載警察時,很多熱心好市民都會留下碎銀,給示威者和其他市民買車票離開現場。 8 月中有警察在地鐵站內放催淚彈,翌日就有市民義務清潔港鐵,細致到每一個角落都抹乾淨。 8 月 19 日,更有網民發動「清潔車站車廂行動」,清潔今日所謂被「黃絲」、「暴徒」破壞的售票機及入閘機。

尤記得 7 月 11 日一名據傳是跆拳道黑帶的壯碩少年在連儂牆被一藍絲阿叔連揮數拳至倒地,仍然堅持非暴力不還手,堅持將雙手放在背後。當時瀏覽影片者無不對藍絲阿叔的行為表示過份,但仍未有廣泛討論「私了」,多數只係呼籲報警,或者公民拘捕。

究竟係誰令「和平示威」一去不返?究竟係誰令暴力和破壞持續升級?

如果無 7.21 元朗警黑合作事件、無示威者連番被藍絲襲擊報警無用警察維航放行,無黑衣人被斬至流血、被車撞至骨折,就無可能有今日「獅鳥」,市民無須自己保護自己,自己實現「應報正義」。

如果無黨鐵停止服務市民,專門運載警察,就唔可能有今日跳閘同破壞物件的行為。

如果無警察下下用棍毆頭,亂射催淚彈,水平式發射各種非實彈,到現在的實彈,可能仍然有人會對個別「好人」警察表示同情。

我唔敢話示威者的暴力和破壞係無錯,甚至迂腐一點說,我可以理解政府唔可能話有示威就必須要接受所有訴求;但如今已經唔係接唔接受五大訴求咁簡單,而係政府連釋出少少善意都無,當警察已經失控到幾乎見人就打、藍絲黑社會經常拿刀拿棍斬人,林鄭邊講「法治」邊違犯基本法話香港無自治,更跳過唯一立法機構自行立法,市民自然會自保反抗。

勇武反抗的原則可能在一些人(包括迂腐的我)眼中不盡理想,但卻相當「真實」;依個「真實」係來自於人民發覺自己處於「或是被征服,或是去征服」的兩擇其一處境中,有「理性」的都會選擇後者來自保。容我拋書包一句,依個就係哲學家霍布斯所講既「自然的必然性 (necessity of nature)」,係人性自然的一部分。

政府設立的目的,本應係令人民可以避免依種「自然狀態」,由公權力正當地分配好資源、自由和權力,令人民可以安居樂業,不用怕出出下街比個藍絲斬自己。如今香港已逐漸進入公權力失效失去認受性的「自然狀態」,幾乎所有現代社會契約論者都會答:當人民不再信任政府,甚至人民不再信任人民,只會出現係戰爭狀態。

暴力可唔可怕?好可怕。破壞可唔可怕,好可怕。書生係見到死物比人破壞都會有點心悒的和平主義者,更莫講話如今成個社會充斥住既氛圍令我幾不安焦慮;但書生更明白,極權的暴力和破壞是更可怕,更廣泛,可以傷害整遍土地的人民。

人性有「暴力」的一面,亦有「光明」、「理性」的一面,無人會想持續陷入戰爭的自然狀態。每個人都想有一個可信、可以制約同保護自己人民的政府,但依個政府絕對唔會係如今既林鄭政府。誰教和平示威無用?誰令社會充滿暴力和紛爭?林鄭政府仲未明?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 D232548655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