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的角色及與抗爭陣營的潛在衝突 今場運動裡媒體面對的挑戰和倫理難題


關於媒體在香港這次運動中的報道和角色,以及與抗爭者之間的微妙關係,其中的問題其實比大家想像中複雜與艱難得多。

書生寫這篇文的目的,不是要為何任何一邊說話,只是想讓抗爭者和媒體都各自理解彼此的思慮、角色(職能)和難處,能更好地溝通以及理解自己。

書生會先就理大事件釐清一些基本事實,然後再討論雙方爭辯的內容。最後,書生想深入討論媒體在今場運動的角色和難題,會發現這牽涉的媒體倫理是複雜難解。

******

關於理大事件,以下是基本事實:

第一,爬水渠事件上蘋果並沒有做直播,水渠通道是由抗爭者自己報警和CALL消防而「黃左」,蘋果在此之後才報道。而這消息亦有其他媒體行家同樣知悉。換言之,蘋果報不報,其他媒體(例如抗爭者中的藍媒)都會報,且警察一定已知道渠道的方法。

第二,蘋果公開的法庭名單本身就是公開資料,可在網上找到。公開法庭上被告或原告名單(包括年輕和職業)也是所有媒體常見做法。當然也有例外,例如一些法庭會禁止媒體頒布受害者的名字,或者媒體基於避免二次傷者而自動隱去受害人姓名的一兩個字。

******

關於公佈法庭名單。新聞工作者認為 (1). 這是公開資料,報道無可厚非;(2). 報道也可以令更多家屬朋友從名單中找出認識的被捕者。抗爭者則批評被告的姓名沒錯是公開的,但其他個人資料如職業、年齡都不是公開的,要進庭聽審者才能夠知曉,這增加了被起底的難度。

書生認為新聞工作者絕對有權報道已公開資料,而比較令人信服的做法是可在公佈資料時附上資料來源(已證是公開的);至於年齡和職業,如果考慮到被告在現今社會下可能承受的被起底和隨之而來的傷害風險,則可考慮不公佈。不過,除非證實媒體報道這些資料確實會對被告構成巨大風險,否則新聞工作者堅持報道實屬無可厚非,因為這些資料原則上本身是公開的,意思是,任何公眾都可以進入庭內而知曉這些消息。

******

關於爬水渠事件。部分媒體稱消息早已公開(黃左),並已去到最後一刻才報道。不過,抗爭者則認為即使方法此刻黃左,媒體亦不應該報,因為黃左既方法仍然可以再用,例如無警察守時同一方法仍然有效離開、水渠通道一直有人研究其他更安全更遙遠的出口,但媒體具體無遺的報道只會令警察更知曉相關方法及位置,也會更加警戒。

這裡有兩個關鍵點,一是媒體不報道是否真的令理大內的人士更有機會脫離,二是媒體究竟有多大責任要保護企圖逃離理大的人士。第二個問題更牽涉今場運動裡媒體角色和抗爭者期望之間的合異和衝突。

******

新聞工作者都喜歡宣稱自己是客觀、中立、只會報道真相。然而,這些用詞注定是具誤導性或不精準真實的。

例如蘋果不少報道都大大隻字說自己「撐學生抗暴政」,這這還算是「中立」嗎?當一個媒體宣稱自己是第四權,主要是監察公權力,這不算是一種「立場」嗎?在「報道真相」之中,難道就沒有價值及倫理取向,包括同情抗爭者、弱勢者、避免擴大仇恨等、避免造成傷害或加大衝突等等?又,大家熟悉的媒體又有多少做到所謂「平衡報道」?當有些媒體工作者「追撃」明報或 HK01 等所謂「偽中立媒體」,這種行為真的是合適嗎?其他媒體是否又比這些「偽中立媒體」真的客觀中立嗎?

事實上,書生參考了一些涉及媒體倫理的文獻,尤其涉及報道衝突及戰爭的媒體倫理指南,發現裡面的守則往往是潛在衝突,例如:
1. 不要成為衝突中參與者的一部分;
2. 不要隱瞞信息,盡力呈現故事的多面向;避免只關注一方的痛苦和困難,不要為其中一方定性為「惡/善」,並表明懲罰惡的一方是解決方法;
3. 不要成為信息戰的一部分,包括避免妖魔化其中一方,只報道某一方做了什麼好事,或只報道另一方做了什麼壞事;信息不應偏袒任何集團特殊利益,作為它們宣傳的工具;
4. 不要成為衝突話語的一部分,例如助長非人性化和樹立敵人形象、不要呼籲暴力、避免使用情緒激動和陳腔濫調的詞彙(例如殘酷、野蠻、手無寸鐵、哀鴻遍野);
5. 突破禁忌和避免自我審查
6. 記者不得擔任任何合法的國家機構、情報中心、組織中心的職能;
以上都是構成媒體一般所謂「中立、客觀、獨立」的守則,只是這些守則是否適用於今場運動,又有多少媒體做到,本身就已經是疑問,而且這些守則亦與其他的守則有著潛在衝突:
1. 不要增加傷害,例如報道邊緣化群體特別要小心
2. 不要隱瞞信息,除非危及生命
3. 媒體報道應該盡量以公眾利益為中心
4. 要考慮被報道者的私隱和重大利益(例如報道會使對方生命遭遇危險),同時在重大公眾利益和知情權之中作出平衡
5. 避免傷害其舉報人和保護弱勢群體的情況
6. 在確認親屬已被告知之前,不要公佈受影響個體的詳細信息
這些守則留下了大量問題,包括今場運動抗爭者、未成年者是否弱勢社群?怎樣的報道才算是符合「公眾利益」?報道脫離理大方法是否有違「危及生命」原則?隱瞞理大脫離方法,是人道主義,還是協助衝突一方?怎樣的信息會影響被報道的個體?

今場運動裡,其實很多媒體都需要在「客觀、中立、平衡」和「保護弱勢、公眾利益、被報道者的私隱及重大權益、人道主義、第四權等」之間掙扎。

********

書生沒有答案。以上都涉及媒體倫理的長久爭論,而且每個個案都需要具體分析作具體判斷。

書生只希望媒體要意識到自己的角色和位置並不是像自己宣稱那麼相當然清晰;抗爭者也同樣要意識到媒體有自己專業的操守、新聞自由、獨立性,而且它們可能與抗爭陣營的潛在衝突。

書生相信只有以下這條是任何新聞工作者無可爭辯的天條:
A. 媒體必須誠實和避免發佈未經驗證的信息,信息必須是相當盡力通過不同渠道核實。
至於是否報道,該怎麼報道、以什麼方式呈現、怎樣選取材料,則是個難以釐清的問題。Ethical Journalism Network 曾經指出在戰爭或衝突中的高質新聞應令人們能:
一. 更好地理解衝突的根源和現實;
二. 為對話創造信息空間;
三. 提供可能打開和解與和平之門的背景和分析
這個要求,是否太過理想主義?或不適用於香港這場運動?若適用,現今媒體又有多少做到?也許這是所有新聞工作者和抗爭者都需要思考的問題。今場運動受到挑戰的不只是抗爭者,還有新聞工作者。

Reference
Clifford G. Christians (2011). Media Ethics: Cases and Moral Reasoning (9th Edition) .
展江、彭桂兵 (2014). 媒體信息與倫理:案例教學
Yeny Serrano (2014). Media ethics in wartime: The code for the coverage of the Colombian armed conflict
Caucasus Edition (2015). Code of Ethics for Journalists Covering Conflicts
Ethical Journalism Network (2016). When journalists go to war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