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香港人的,是苦難 香港政治需要更多的關懷倫理


五年前雨傘運動時,我們都說自己是「被時代選中的我們」。

然而,那時我們仍未知道時代要把我們推向哪裡,還未真切瞭解這句話的重量。

這五個月以來,香港人都面對各種憤怒、委屈、恐懼、傷痛,甚至是生命的喪失……

梁繼平說:(現在)真正連結香港人的,是痛苦。

這句話捕足了這場運動的主要面貌,只是痛苦 (Pain) 主要是一種感受,如果用更精準的用詞,我會說連結香港人的是「苦難 (Suffering)」。

苦難不只是一種內在感受,它還涵蓋了外在的受苦情境。在形而上或神學之中,苦難更是指一種「生命狀態」:任何人生於在世,面對不穩定和充滿偶然性的世界,都必然會承受各種形式的苦難。苦難呈現了人類共同的脆弱特徵和生命經驗。

每天被警察裁查、恐嚇、毆打、禁制自由、濫捕、控告;每天被政權漠視、壓迫、鎮壓;每天被大大小小的畫面波動我們的情緒,這些苦難正是我們在這場運動裡共有的經驗,也構成了我們生命一部分,使得我們無法自拔,因此有人放棄自己既有的生活方式,將所有心力投入運動、有人每天在疲倦和堅毅中掙扎,有人不惜犧牲自己最春青的時光,甚至生命。

只是,如果被時代選中的我們正是必然要承受這種苦難,那麼我們又該如何擺設時代的枷鎖?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香港人報仇」,數個月以來,我們的口號不斷「升級」,其實反映的是我們受苦的程度在不斷升級:加油沒用,所以反抗;反抗仍不夠,所以要報仇。

只是我們該向誰報仇、怎樣報仇,才可能修復我們現在每天承受的各種苦難,甚至已永恆喪失的生命?是否只有毀滅式的「攬炒」,才能夠停止現今香港的政治苦難?

苦難無疑構成了我們團結,只是如果香港人這個共同體的根本結構來自於苦難,那麼我們如何在這充滿不穩定、負面的生命狀態中穩定自己如浪濤滾滾一樣的情緒,並正面迎向未來?

現在的香港人要面對的不只是政治抗爭那麼簡單,我們還需要跟自己的情緒、遺憾、掙扎、懦弱、疲倦搏鬥。

正如尼采所揭示的一樣,苦難本身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無意義的苦難」;假如我們必須面對苦難,至少也要為「苦難」找出一個意義。

因此,我們需要的是一套新的具本土特殊性、關懷倫理和人性化的政治框架,才能好好瞭解自己,以及個人和這個社會之間的連結,在勝利來臨之前或之時,能夠解放自己和超越苦難。

政治不只是鬥爭;正義不只是制度的改革;每個被捕者、手足都不只是一個令人惋惜的數字。現實政治殘酷,所以更需要關懷,錢永祥先生曾經在《動情的理性》中提到我們應該把一種「減少苦難和傷痛」的道德關懷帶進政治生活中,這種道德關懷的根源是深切理解「每個個人都是一場有始有終的現實血肉生命,必然有生老病死、有感受有需求、會嚮往與追永、會受到挫敗與傷害、當然也會欺壓與傷害其他個體…的生命過程」。

書生堅信,只有當我們這樣理解每一個人的生命的重量,都是有血有肉會痛會傷的人,才能找到修復傷害和重構美好(政治)生活的可能。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