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過數百顆催淚彈和橡膠彈來見妳/或讓它們穿過我也要來見妳


我穿過數百顆催淚彈和橡膠彈來見妳
或讓它們穿過我也要來見妳
穿上 full gear 的我
人人都稱為勇武
其實我不過是中五的靦腆少年
一直循規蹈矩但上學期還是因夜睡而遲到記了幾個缺點
當時以為這已是天掉下來
只想著暑假快點來臨
約同學一起在球場打球
約妳在黃昏時分看戲因怕妳家人不容許夜歸
現在正值午夜,他們正在家中打著電話
問妳去了哪裡
沒有人能說個明白
只有我說世伯伯母不用擔心妳還有聯絡我
其實那已經是十幾個小時前
妳傳了妳的gps 位置給我就斷了通訊
我想起妳以前總是怪我常常消失不回覆妳
現在我又可以怪回妳為什麼不再覆我嗎
我手中的汽油彈一個個拋出
聽到不遠處的記者說示威者又再次向警察還擊
其實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恐懼向外投擲
然後向前走多一步希望接近妳多一步
只是在我眼前爆開的火光彷彿只燃點絕望
旁邊的手足向我說手足小心準備好一二三再投擲
他的年齡好像比我大一些
像是裡頭的學生
他是否也有另一個她在裡頭呢但我沒有時間問
也不會聽到答案因為更多的槍聲和子彈在我耳旁擦過
前面的傘擋不了這場暴風雨
我們只能選擇後退
忽然防暴在小巷衝出
然後漆黑一片
到我醒來只見到一班警察圍著我
他們人都很好完全沒有待我不人道
只是我頭有點痛應該是剛才不小心摔倒

—以上就是我的供詞
他們說曱甴再無野講
就不只是滿頭流血
現在我只希望妳不要落在他們手中
這也是我為什麼前來的理由
對不起
希望其他人能救妳出來
即使我們不能再見面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