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半年】你還記得半前年今日是第一次催淚彈放題嗎


大家還記得,半年前的今日,是警暴的開始,也是香港第一次承受催淚彈放題?

當日 6.12 抗爭者為了阻止立法會草案二讀,包圍了立法會一帶。當時大家仍沒有 full gear,沒有豬嘴、眼罩、blackbloc,當時大家身上最多只有一把傘,除此之外手無寸鐵。

然而,警方還是在 1550 左右瘋狂發射催淚彈。中信大廈一帶市民毫無任何準備,為了逃避突如其來的催淚彈放題,只好逃離現場,惟警方的包圍網遍佈四周,致市民根本逃無可逃,塞在一堆,險釀人踩人事件。

香港人相當幸運。在外國,早有催淚彈釀人踩人致死的慘劇。

而當晚,林鄭聲稱 6.12 集會屬暴動,警方是使用適當武力制止暴徒。這種說法引來全城市民嘩然。

書生 6.12 也在現場。書生非常記得,約16:00左右開始不斷承受催淚彈的攻擊,射了近一小時多,這些催淚彈煙甚至吹到中環一帶,令中環正在下班的市民與逛街的遊客都相繼中招。

書生當時沒有任何裝備,雙眼也因中了催淚彈而完全打不開,需要靠 FA 幫手不斷用清水洗眼(當時太混亂和太多人受傷,已沒有生理鹽水急救)。在洗眼期間,書生不斷聽到有人大叫「需要哮喘藥!有無人有哮喘藥?」終於叫了一分鐘左右,有人呼應「有啊!快傳去前面!」

當書生的眼稍微打開,又見到旁邊有多名市民中招,其中一名中年男士,他的上衣整個脫下,成身敏感需要清洗,他不斷罵「痴線架,佢地(警察)癲左」,不斷說「好辛苦,走唔到。」然而,催淚彈繼續射向這邊,他還是要逃離,幸好有一班熱心市民扶著他走。

香港人能夠走到今日,完全靠的就是這種團結。

對於這麼恐怖的襲擊,警方表示是因為有暴徒攻擊。可是,書生從未見有任何集會市民使用武力攻擊警察,更別說是嚴重的暴動。即使有個別的人士曾與警方有零星衝突,真的需要使用這樣不必要的強力武器對付所有在場市民嗎?

事實勝於雄辯。

林鄭到了 6.18 才改口說,政府從來無說參與 6.12 的市民是暴動。但是,催淚彈放題在這六個月期間從沒有停止,反而不斷加劇,直至現在大家才發現催淚彈是如何摧毀香港人的健康,整個城市的生態環境和大大小小的生命。

這樣無誠信的政府、濫暴濫權的警察,教曉了香港人「和平示威沒有用」。人民必須自己保護自己,開始穿上了裝備。

但是,人民的裝備只是普通的裝備,完全沒法與警察的武器裝備相比,因此這半年來,很多香港人因警暴受傷,甚至死亡。

今日是周梓樂同學的追悼會,他的死亡原因也曾被猜測為是因逃避催淚彈而「意外墜樓死亡」。雖然後來從事發環境可見,這種死因機會相當之小,但警方無意改變任何說法。

至今周同學的死因仍然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警察與政府對周同學的死責無旁貸,因為沒有警暴、沒有暴政,周同學就不會走出來,不會死得不明不白,不會到現今還未找到一個具公信力的死亡真相。

我們需要永遠記得歷史,記得每一個義士手足的傷痛、付出和生命。

不要忘記。

最近有手足表示運動不知能否持續下去,這種擔憂是可以明白的。

米蘭昆德拉曾說,「人與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只要我們永遠記得義士的生命、手足的付出、政府和警察的惡行,就會有政治能量,作持續抗爭。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