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有權阻止警方做出荒誕絕倫的違法行為


琴日「毋忘初心大遊行」一名警員被拍攝到無故將白衣的女長者推倒在地上。今日江 SIR 竟然回應指雙方都有手部動作,會再跟進調查是否警員無心推跌對該名長者。

影片非常清晰拍攝到該名長者所謂的「手部動作」只是舉起雙手示意並無任何敵意或攻擊舉動,難道警方連這種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平和手勢都看不懂,視為帶有威脅性或暴力的「手部動作」?

江 SIR 又指任何人任何原因都好,都唔好阻止警方做野;但警方昨日做既野係咩?係人群非常擠湧、道路非常狹窄、有長者和小孩的天橋上發射催淚彈,這做法絕對有機會再造成「人踩人」,甚至有人因走避而不慎丟下橋的一幕。

警方昨天對放催淚彈一事又在臉書發佈消息指是因為有數百名暴徒投擲多枚煙霧餅,「致公眾恐慌及混亂,故別無選擇下用催淚煙阻止」。後被香港電台記者指並無此事後,才更改帖文為有數百名暴徒聚集,當中有暴徒投擲多枚煙霧餅。

書生宣問過昨天多名在場的市民,他們皆表示未見到有人投擲煙霧餅,最多只是見過有人投擲雜物。「煙霧餅之說」成謎,今日書生再查過不同媒體,均沒有媒體報道「煙霧餅事件」是否屬實。警方今日亦沒有在記招上正面回應事件是否屬實。

我們現在唯一肯定的是警方的邏輯混亂和妄顧人命,假如因有示威者投擲煙霧餅而怕引起公眾恐慌及混亂,那就更不應該發射催淚彈。眾所周知,警方催淚彈的毒性及範圍遠高於煙霧餅,射催淚彈豈不是令情況更為混亂,令公眾更加恐慌?

今日警方被問到此事「否基於事實作聲明」時,郭SIR只表示警方發放的訊息主要建基於現場同事匯報,敢問你的同事誠信究竟還剩多少是可信?難道警方沒有責任證明是起碼有基本客觀證據才向公眾發放信息?

江 SIR 話無論任何原因都唔好阻止警方做野,但警方現在做的就是說謊、濫權、濫暴,甚至多次超出人道底線,私刑和虐待市民。市民要阻止的正是警方做出如此荒誕絕倫的違法行為。

市民在合理範圍內絕對可以「阻止」警方的濫權濫暴行為,例如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陳兆愷曾表示「與警察理論,企圖糾正警察的錯誤」,並不構成阻差辦公

阻止警方濫權濫暴違紀違法,這絕對是市民的權利,也是義務。我們都不知道下一個白衣長者、受到濫權濫暴的是否我們家長的長者、家人、朋友、同學、同事,以及自己。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