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的重量和無盡的痛苦之間,該選擇什麼?


不少網友問我為什麼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做咁多野
而其實我每天絕大部分時間都在發呆
都攤在床上亂七八糟胡思亂想多番
我其實很累很累
只想煲底和手足相見
只想知陳彥霖和周同學事件的真相
還有各種跳樓浮屍輪姦雞姦虐打至重傷
誰會想到上面一連串詞彙均適用於現今香港
我很想知道真相和如何修復的答案
如果修復不了又該如何承接遺憾與痛苦而活
我總是想起二百萬零一個人的一個
直至今天,我仍然時刻想起他
我又想起歷史書上和博物館裡的烈士名字
縱使我們勝了,他也終究只會變成一個名字
(不勝連名字也沒有好吧我也清楚)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米蘭昆德拉說永劫回歸才能令事物變得有重量
「這戰爭會變成一大塊東西,矗立在那裡,
一直在那裡........」
而在沒有回歸的世界一切都稍瞬即逝輕不著地預先被原諒
但,
如果世界真的永劫回歸那麼他的痛苦豈也不會同樣不斷重現?
在生命的重量和無盡的痛苦之間,該選擇什麼?
還是根本沒有選擇
存在就必須在兩者的狹縫之中而存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