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忘記周同學的意思 威權政府鎮壓下並沒有意外


今日是周梓樂同學逝世兩個月,今晚也有悼念會。我們說不會忘記周同學,但究竟我們不應該忘記什麼?

忘記很容易,記憶很難。當初有多少憤怒、悲傷,這些強烈的情緒感受有多少已開始漸漸變得模糊。

周梓樂又會否在我們心中漸漸只剩下一個形象,一個臉譜,一個僅僅死因仍然不明的不幸逝者?

如果我們不想周同學的死變成我們心中簡化的符號,就必須要記住歷史,記住我們當初為什麼義憤難平。

*****

周梓樂同學出事於 11.4 凌晨一時左右,但起源是 11.3 有警員在將軍澳皇冠假日酒店結婚,有網民號召大家「祝賀」新人,引來大批防暴警察駐守。當時抗爭者與防暴一度在尚德邨和廣明苑一帶對峙,至深夜到竪日凌晨期間,警察多次在附近發射催淚彈,包括射入尚德邨停車場內,但是不要忘記,催淚彈本來應該是用來驅散人群,也不適合用於室內環境,尤其是向建築物內發射。

當時,周同學也在停車場裡頭,並在近凌晨一時從三樓跌至二樓。所以一直有傳他為了逃避催淚煙而不慎意外墜樓,到現在警方還是主張這個說法而斷定案件無可疑。不過,從現場客觀環境、傷勢和cctv所看,這個機會相當之低。

真相未明。

*****

有人說如果周同學真是意外墜樓,就不應該怪責政府,但事情真應該這樣理解嗎?

書生還記得 11.3 晚至 11.4 凌晨,當晚是如何憤慨、抖震、嘔心,因為那晚發生了很多流血事件。

當晚太古城有「東區集氣人鏈日」和理非活動,最終防暴衝入商場濫捕抓人。防暴一走,就有藍絲刀手進場斬殺平民,刺穿胸部。兩夫婦重傷入院,趙家賢議員亦被咬脫左耳,而他只是為了勸阻兇徒離開。

極嘔心和暴力的畫面。香港人的血繼續流。

在將軍澳對峙期間,有老人家因避走暴打成性的防暴警察而跌斷骨。凌晨時份,一名男抗爭者發現停車場內有人受重傷,心急救人,不畏懼地走上防暴面前,要求防暴開路讓救護車進去,卻被防暴私刑打至頭破血流,整塊臉都是紅得可怕的血。

這樣的暴力場面在反送中運動比比皆是,絕非偶然,歸根究底,正是政權帶頭撕裂社會散播仇恨、警察選擇性執法「配合」藍絲暴力對付他們心目中的「曱甴」。

在這大環境的脈絡下,即使出現在不同時空的事件也會有它們的共通點:人民被無情鎮壓和迫害。

這就像歷史上各國威權政府的大型鎮壓事件一樣,所有受難者的傷亡,都是歸咎於政權,沒有所謂「意外」,只有因果和責任。書生還記得二二八紀念館內的受難者,他們受盡白色恐怖和殘殺,即使不是直接被殺害,也是死得不明不白,不論是前者還後者,政府同樣需要道歉,歷史也會記載。

周同學的事件也不例外,不論是所謂「不幸的意外墜樓」,還是真的被警暴所直接加害,他也是鐵腕政權下的受難者,政府和警方脫不了責任。這也是為什麼「#他只是碰巧不是你的兒子」這個話的真諦,因為我們都是這歷史下的共同體成員之一,我們隨時都遭遇同一命運。

*****

2019年 11 月 8 日 ,周同學逝世。警方在記者會上,表示同香港市民一樣為其去世而痛心和難過,並稱事件是悲劇。

然而,當晚大量香港市民在全港各區舉行悼念活動,警方一如以往採取強力鎮壓,發射了催淚彈甚至(向天)實彈。

晚上 9 時 40 分左右,屯門的防暴警察當著全港人面前,向悼念市民叫囂,包括「返去產卵啦曱甴」、「落黎隻揪」,更整具挑釁性地喊叫「今日開香檳慶祝啊」、「恭喜晒」,侮辱逝者。

警方的悲痛和難過,原來就是這個樣子。

*****

所謂不會忘記,就是不會忘記周同學曾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能忘記歷史的脈絡下政府和警察如何使人民受難甚至剝奪生命。

沒有意外。真相未明。我們還需要繼續努力,繼承周同學的遺志,直至訴求成功,政府警方承擔歷史罪責,這才對得起周同學。

願真相查明,願公道彰顯。

周同學,我們都不會忘記你。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