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剛文化的警察部隊與性騷擾



今日網上流傳一名疑似女警在 Instagram 控訴同袍瘋狂起自己底同性騷擾。

帖文內容大力指責有多名警員起底「瘋狂咁去查我性生活,再話要相,要 facebook 」,更反問「咁你地唔係做緊班曱甴對我地做既野咩?」

她亦指同事惡言造謠中傷「老作我係公司與誰性交、口交、吞精、再俾邊個搞大個肚」,「一而再咁俾你地窺探私生活以及性騷擾」。

書生需要指出,這種個案絕非偶然。在今場反送中運動中,我們常感到 Police Sexual Violence,即警察針對被捕者的性暴力行為,但它在學理上其實也包括對警察內部同袍之間的性騷擾和性暴力。

刑事司法及研究警務倫理的哲學家 John Kleinig 便指出,警察內部充滿陽剛氣質,以及慣用強力手段和威權方式處理事件,形塑了他們封閉又父權的世界觀和性格。

這種環境自然容易造成極具敵意的性別環境,以及成員性意識低落。當他們缺乏人權意識教育,情況就會更為嚴重。在這種環境下,女警員往往不是被規訓成親父權的陽剛成員,就是只能啞忍,因為警隊內的封閉環境和集體思維,是不容許不合群的成員,及主張「個人」。

所以,這種現象絕不是「個別事件」,而是由其文化結構構成。這也正是為什麼該名女警會說警隊內性騷擾問題相當廣泛而嚴重,「曾幾何時,有幾多女同事怕咗你哋啲是非而辭職。今日到我,但我係唔會因為咁怕咗你哋」、「唔好同我講係警隊文化要我適應」。書生相信案例不只一宗。

當然,現今香港警方的問題不只是性騷擾,他們濫權濫暴又沒有約束,幾近失控,就像該名女警提及香港市民時仍使用「曱甴」一詞,可見她沒理解到造成她的傷害來源正是來自於警隊普遍缺乏人權意識。

如果她能察覺到這點,重新反思與檢視自己的同事,警隊的文化,也許有一天,她會明白什麼是正義,為什麼香港人這半年多以來都在爭取正義;因為,沒有人想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