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派錢】一萬蚊還是良知?


今次政府派一萬蚊,是對香港人一次很好的考驗:究竟我們想要錢,還是想要良知和公義?

學者周保松曾經在講座說過,反送中運動改變了很多人的生命,改變了香港人的心靈。香港人不再是「經濟人」,不再只關心個人利益、經濟發展;香港人都變成了「政治人」,這個「政治」不是指政治上勾心鬥角、謀求權位,而是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所言的關心公共事務,大家一起在公共參與中追求共同善。

書生確信大多數香港人都不願意見利忘義。我們確實改變了。

然而,在經濟不景下,一萬蚊確實不是小數目,對一些窮困家庭來說可說解生活燃眉之急,因此有人急需這筆錢,並不可恥;真正可恥的是這個政府背後的盤算,企圖用金錢收賣人心,用利誘來令人民支持通過 258億的撥款令警察增加暴力機器對付人民。

古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今有挾弱勢以令人民,只有林鄭政府,才幹得出這種髒醜絕倫的政策。

我們除了向政府說「不」外,還要想辦法繼續互相幫助,不要讓手足捱餓,不要讓延勢變得更弱勢。這半年多以來,全靠大家慷慨解囊,共享各種資源,才能打動更多人,才能走到今天。

書生想提醒大家一點比較少人說的:其實這一萬蚊,本來就屬於香港人。

政府的稅收本來就是來自於人民。政府有正當性徵收稅項,本來就是為人民謀求福祉。當這個林鄭政府民意支持度創歷史新低,完全視香港人的利益不顧,開口埋口也是多謝中國內地,只顧自己利益,本來就沒有正當性再收稅。當年梭羅為反戰與奴隸制行公民抗命,就是用拒交稅金來抗議。

當然,不交稅需要承擔法律代價,這也是半年多來大家仍未敢大規模行動的原因之一。現在其實是個契機,如果我們公開拒絕這一萬蚊與警察撥款捆綁,以「拒絕用一萬蚊換良知」為標誌,亦是一種明亮的政治宣示,對本地社會和國際戰線都有宣傳效應。

我們也可以籍此事件去檢視最近是否攻陷功能組別、爭取更多議席的討論。無謂的爭吵,書生不想介入。書生只相信:

「在絕境之下,所有可以嘗試的方法都是真正有效的方法。」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這半年來證明這觀點是正確的。只有團結,不怕失敗去嘗試,絕對有機會成功。

當然,現階段立法會仍然由建制把持,預算案最終好可能不幸強制通過。我們要有靈活性,屆時應該想辦法籌集那這筆錢,令運動可持續下去同時幫助有需要的手足。

我們不要忘記,這一萬蚊換來的是更大傷害力的警暴裝備,它們曾經傷害過你和我,甚或奪去過手足性命,而有些人已沒命拿這一萬蚊。你會收一萬蚊讓別人打你的仔女和朋友,還要那一萬蚊本來就屬於你的嗎?

不管草案通過與否,這筆錢和血債,我們一定會討回來。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