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武漢研究所搶注專利的誤解和正當性問題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 remdesivir (用來治療新冠狀病毒)的專利,的確係有道德問題(而且依種行為會有不良既附帶後果,文末會講),但書生都想澄清一下坊間對依件事的誤解,同相關既正當性問題。

1. 武漢病毒研究所並非要搶去 Gilead Sciences 原有的發明專利。嚴格來說,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的專利是一種專門針對用來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使用專利」。而且,Gilead Sciences 早在幾年前已申請 remdesivir 的化合物結構專利和抗冠状病毒的使用專利。換句話說,假設依個專利申請獲得授權,武漢病毒研究所並不能對 remdesivir 用於治療其他冠狀病毒或疾病具有專利權,也不表示可以完全繞過 Gilead Sciences 的專利許可去生產 remdesivir 。

2. 咁武漢病毒研究所咁急申請的目的係為咩?簡單地講,如果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申請到依個特殊的使用專利,而假如日後 Gilead Sciences 對該藥物專利許可權開出天價,中國政府都必須接受,咁中國市民就要捱貴藥先有得醫。假如武漢病毒研究所獲得依個使用專利的授權,咁中國向 Gilead Sciences 申請生產 remdesivir 的許可權時就有討價還價既籌碼,低價獲得許可。所以先有一種論點係認為,為左國家人民的健康利益(或人道理由),咁做係無可厚非。

3. 而武漢病毒研究所發表提到,「我們雙方一致同意在國家需要的情況下,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製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有好多人覺得你咁無恥搶注完,仲要懶係大方話「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其實依句話既真正意涵係:「我想保護自己國民唔駛捱貴藥先小人防範定,而我強調依句,係表明我無意日後用此專利從其他國家上牟取利益」。當然,此承諾可唔可信就係另一回事。

4. 至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申請正唔正當,其實好睇 remdesivir 有效用來治療新冠狀病毒的研究,係唔係真係中國研究所的獨自具原創性的貢獻成果。如果係,自然係有正當性理由申請。而要證明這點,就必須證明 remdesivir 用來治療新冠狀病毒的用途係真係足夠「新穎」同時有足夠的實驗數據支持。

依度大家可能有個疑惑,既然上面提到 Gilead Sciences 本身對 remdesivir 用來治療冠狀病毒有使用專利,武漢病毒研究所點可能有正當理由獲得新型冠狀病毒的使用專利(即使係「新型」冠狀病毒都好)?依度就好睇所謂既「新穎」。譬如假設中國研究所發現 remdesivir 只有某個 exactly 的劑量同配合某種特定的其他藥物,先可以有效治療「新」冠狀病毒,而一直以來 Gilead Sciences 對此劑量和要配合何種藥物先有效治療新型冠狀病毒並不知情,咁就有機會滿足「具新穎性」的條件。

依個邏輯就好似可口可樂公司對佢既可口可樂有化合物專利權,但如果有一日有個研究所發現可口可樂係可以醫某種新冠狀病毒,咁果個研究所絕對係有重要的原創性貢獻,想申請特定用可口可樂來醫治新冠狀病毒的使用權,其正當性至少初步看來無咁可疑。

5. 而家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申請仲未獲得授權,要獲得授權仲係未知之數,不過申請授權既過程一般都要幾年時間,而申請內容細節一般都要 12-18 個月後先知。所以 Gilead Sciences 副總裁 Sonia Choi 得知事件後,先話現時無法評論事件,因為未知具體申請內容。

值得一提,依個專利申請要通過國際專利合作條約 (PCT) 先會對其他地域性國家有效力,而且會有相對嚴格的通過標準把關,無咁容易造假授權獲得專利。

6. 當然,隻藥本身係 Gilead Sciences 授權比中國機構進行臨床測試,亦係 Gilead Sciences 主動與中國機構(同其他國家機構)合作研究。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內容竟然完全無提到 Gilead Sciences 的貢獻,亦無事前同 Gilead Sciences 協商,係絕對不道義(對方似乎咁有誠意,睇下有無得溝通達成雙贏協議先係聰明又道德的做法)。而且依個所謂研究成果係唔係真係武漢病毒研究所獨創,更係極大疑問。另一大道德問題係武漢病毒研究所早於 1 月 21 日就申請依項專利,似係根本未知成效就爭先申請左,動機可以話係國民利益著數,但絕對唔係合理既做法。

7. 綜合而言,武漢病毒研究所依個動作可以話動機係為國民健康利益著想(唔想病人以後可能捱貴藥),所以先「搶注」去申請使用專利,但依個做法存在唔少道德問題,而且實際上有機會造成不利後果,例如引發藥商撤回其他用於治療其他疾病的產品,以保護自己產品的專利利益。

8. 藥物的專利問題係長期而複雜的道德議題。例如 Efavirenz—EFV 依隻藥係醫愛滋病最重要的藥物,但被藥商壟斷用來牟取暴利,好多病人都因藥貴負擔唔起。2006 年泰國政府就因此強制要藥商對此藥的專利授權(即強制許可),令本來只能治療 3000 多名國民變成可治療 8 萬多名國民。不少人道和醫療組織便歡迎依個決定。點樣更道德和有效令全球人民獲得重要而便宜的藥物治療,書生希望大家會更關心依樣問題。

PS. 書生無意為依種做法「洗白」,只想釐清部分概念,所以上文多次強調這是不道德的做法。中國政府的盜版侵權行為向來嚴重,亦常以「抵制專利壟斷」為籍口任由自己的侵權行為擴張至極不合理的程度。書生只是想提出更多資訊和視角供大家思考,尤其是怎樣更有效和道德的方法處理藥物專利壟斷問題,才是對所有病人利益最重要的事情(同時兼顧製藥的「誘因」)。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