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分析】緊急法立禁蒙面法上訴案政府勝訴


緊急法立禁蒙面法上訴案,上訴法庭判政府勝訴。

好多人關心幾時可以戴口罩的問題,但真正的重點係上訴庭判決《緊急法》合憲。換言之,政府日後可以基於「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訂立任何規例,甚至可以廢除或修改現行的成文法。行政機關基本上已擁有立法機關的權力,但最遺憾的係,上訴庭卻認為沒有。

依個有權駛到盡、講明用法律實行全面管治肆意打壓人民的政府,你估下佢未來會不會動輒就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來打壓人民自由、異見者?這才是真正的可怕,比起現時廢唔廢除《禁蒙面法》的問題簡直濕濕碎。

以下是書生讀過判詞後的法理分析。關心自由的你必看。

*******

(1). 先看《緊急法》第 2 條第 1 項:「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

問題是:這條文並無明確定義何謂「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情況」和「合乎公眾利益」,而且重點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便可。

基於此,原訴庭認為「危害公安」的定義可以非常廣闊,而且《緊急法》賦予行政長官的權力亦非常寬闊,所以原訴庭認為《緊急法》僅限於「緊急情況(例如戰爭狀態)」,政府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則屬違憲。

但是,上訴庭認為政府有權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

*****

(2). 法律有所謂「主體法例 (Ordinace)」與「附屬法例或規例 (Regulation)」之分,簡單地說,前者具有優先性地位,後者則屬於次要地位,若兩者有抵觸時,後者應屬無效。另外,行政機關本身有權訂立附屬法例,但主體法例必須經立法會通過訂立,否則行政機關如同擁有立法的權力。

問題是:《緊急法》賦予行政機關權力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而且當行政長官訂立的規例與成文法抵觸時,規例仍然具有效力,甚至行政長官可以修改或廢除現行的任何主體法例或規例,這亦令得行政長官如同擁有立法機關的權力。

原訴庭認為《緊急法》沒有給予任何附屬法例的範圍及指引,卻授予特首和行會能訂立效力如同主體法例的規例,並擁有修改和廢除主體法例的權力。故此,《緊急法》違犯多條基本法條文,宣佈行政長官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違憲。

可是,

(a). 上訴庭認為歷史背景顯示 《緊急法》符合《基本法》,賦予行政長官在緊急或危害公安情況下,「能夠迅速和有效地立法,以應付對香港及香港市民構成嚴重和持續性威脅」,此舉符合公衆利益。相反,如果《緊急法》被裁定爲違憲,行政長官會被剝奪所需的權力,就無法制定規例作出迅速、靈活和充分的應對。

(b).上訴庭承認《緊急法》只賦予行政長官制訂附屬法規(規例),行政長官無權訂立主體法例;但是,上訴庭堅持認為面對緊急或危害公安的情況下,政府有權訂立任何必要的規例作應對,即使其規例的範疇「既寬且廣」,亦是在特殊環境下而適用,並不因其性質而令規例變成主體法例。

*********

如果要打上去終審法院,書生諗主要都係集中:

1. 「危害公安」的定義不明確,任意、範圍亦過寬,不符合相稱性要求,最多允許行政機關在緊急情況下引用《緊急法》。

2. 雖然《緊急法》訂立的「規例」,名義上屬附屬法例,但實質效力可屬主體法例。上訴庭考慮的必要性、靈活性等因素,不能凌駕於基本法的規定,亦不能推論出所訂立的「規例」就必定不屬於主體法例。

其實以上都係原訴庭的觀點,問題係終審點睇。終審即使判《緊急法》違憲 ,大人又會唔會釋法。

話說,書生本來係計畫依兩日寫如何挑戰第599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賦予行政長官的巨大權力,並引用上年高院原訴庭依件案的判詞作參考。想不到今日就收到政府勝訴的消息。香港的自由所剩無幾,大家如果再唔知其利害關係,以為這些權力可以之後收返,不過係自欺欺人。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