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圍截市民後票控群組聚集罪 魔鬼細節盡在新規例中


昨晚 8.31 7個月,很多市民自發到太子站進行悼念活動,但整個夜晚大量市民被防暴截查及拘捕,更有市民在裁查期間被防暴安排站/跪在一起,後以違犯「禁止群組聚集」新規例被恐嚇將會遭受票控。

書生再次和大家剖析這條新規例,讓大家知道其惡魔細節在哪。

(1). 很多人以為只要能證明五人互不認識,就一定不會觸犯相關法例。其實這並不一定,正如非法集結裡控方不一定需要證明被告之間需要互相認識,控方只要證明被告有意圖參與集結就可(例如他們都在參與遊行)。

(2). 新規例的罪行是,在指明期間,除了被豁免的情況外,多於4人的聚集都是違法。換言之,控方只要證明被告有意圖聚集便可,不一定需要證明這些人是互相相識,或為了什麼動機而聚集,或在聚集後做了什麼違法之事。

(3). 但這衍生了一道問題,究竟何謂「意圖聚集」?譬如,怎樣證明距離相近的 5 人是在「聚集」?這在法律定義上其實並不明確。書生查過第 1 章《釋義》,並無「聚集」定義,但從《公安條例》的釋義可合理推論,「聚集(gathering)」、「 集會 (meeting) 」、「集結 (assembly)」是三種不同概念,且應以「聚集」的定義最為寬鬆。這變相使得控方舉證責任可能更加容易。這就是為什麼昨晚警方那麼囂張截查在場人士的原因,因為他們更容易證明市民犯法。

(4). 反過來說,被控違犯規例的人假如在庭上進行抗辯時,可能需要證明他和其他人互不相識、他們出現在那裡並不懷有同一目的、他們並沒有合起來共同實踐某種事情,才可能構成充分的合理抗辯理由。

(5). 這就是為什麼書生從實施新規例當天,就一直跟大家說第599章和新規例賦予政府巨大的權力。以前如果要證明你非法集結是需要證明譬如你集結後正在擾亂公眾秩序,但現在新規例只需要證明你在「聚集」便行,加上法律上對「聚集」的定義不明確而寬鬆,就更構成警察濫用權力的開端。

其實新規例高度限制市民自由,是否符合法律原則上的必要性和比例原則,一直成疑,絕對可以司法覆核挑戰。但是政府以防疫為名,亦令不少市民認同這些措施。大家先放棄了挑戰的意圖,真正發笑的其實是政府。

******

另外,大家以為規例頒佈 14 天後就會完結。這是錯誤的,因為局長可以在 14 天後,繼續「指明」下一個 14 日繼續不得聚集,如此類推,直至該規例失效日期 6 月 28 日為止。而且到時候,政府可以按第599章再次訂立更「辣」的新規例。

大家有無注意到,這規例的有效日期是到 6 月 28 日。換言之,如果局長有意指明日期下去,那麼不論 64 晚會、6 月 9 日及 12 日,大家心目中反送中運動一週年,都不可能合法舉辦群眾運動,不,應該說多於 4 人聚集也不行。所以說,政府為何訂立失效日期是該一天,你以為這真的完全沒有政治計算嗎?

最後,被票控的市民亦需要注意,你們可以通過繳交罰款而解除「參與該聚集」的法律責任,但如果你是被票控「組織該聚集」及「容許該聚集進行」,則無法用繳交罰款來解除。因此,如果被票控「參與該聚集」的市民,假如到時合理抗辯不成功,交罰款可能是唯一避開法律責任的方法。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