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基本法 22 條鬧出來的禍不比 23 條小


現在基本法 22 條鬧出來的禍,不比 23 條小。

基本法 22 條是立下香港高度自治的重要條文,它釐定了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分權和制約關係。

如果中央政府的部門可以干擾香港政府自行管理的事務,那麼表示中央政府各部門隨時可以對香港政府的運作作出限制,小至施加命令壓力,大至法律上的直接管制,「自治」就變成「他治」,所謂「高度自治」和「一國兩制」可說是形同虛設。

很多人關注中聯辦是否經由第 22 條「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並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這法(且稱為「22 條第 2 款」)而設立的。

但這應該不是重點。重點應該是第 22 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且稱為「22 條第 1 款」)這條文約束的是所有中央人民政府的所屬部門。

這裡留下了幾個相當重要的問題。

第一,怎樣才算是「干預」?中聯辦所謂獲中央政府授權的行使「監督權」是否屬於干預?

第二,中聯辦所謂獲得中央政府的「授權」,這「授權」有公開明文頌佈過嗎?是經什麼方式而獲得「授權」?這種授權方式具有合法性嗎?

第三,所謂「監督權」具有什麼實質法律權力?它是指中聯辦具有合法性的權力去監察、督促、管理、甚或限制港府的運作嗎?它的範圍有多廣泛?

第四,如何可能一邊不違犯 22 條第 1 款,一邊又是中央部門「干預」香港本地事務,而不矛盾?即使人大釋法,不強辭奪理亦難以釋義成一致。

而最重要的是,這些問題足以引發新一輪釋法和憲政危機。

例如,如果攬炒派向法庭提請中聯辦或政府行為違犯基本法第 22 條,法庭受理,一路打上去,最終引發人大釋法,一旦人大釋法,奠定了某些中央人民政府部門(例如中聯辦)有權對香港政府自行管理的事務作出干預,那麼就在憲制上進一步宣告一國兩制破產。

這比中聯辦和港府現在唱雙簧自話自說更明朗一些(亦更殘酷一些),至少香港的自治不會死得不明不白,而是白紙黑字上。

PS: 一些讀者問 22 條並沒有具體立法,法庭如何受理?答案是司法覆核本身可以就政府及公職人員的行為或決定而提請申訴,而不限於成文法。至於法庭受不受理,為什麼不受理,則不得而知。最後大家支不支持這種攬炒做法,可從長計議。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