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未來的五大變數


「兩辦」高調介入香港立法內會事務、立廿三條的聲哨重新響起、半年以來的軍警統治,這些事件都意味著中共決心「全面介入管治香港」,短期內會大有動作。香港將會面對比過去一年更大的打壓和迫害,所有抗爭者和異見者,不論你是議員、律師、醫護、社工、老師、普通打工仔還是老闆,無一倖免。一國兩制和香港自治都會從體制、憲政內迅速被扭曲和崩潰,即使香港仍然表面上是一國兩制,但已經名存實亡。

香港人要成功守住香港,書生大膽預測只剩下五大變數:

▍1. 香港司法界法官集體請辭

自反送中以來,香港司法界除了大律師公會與少數律師和教授(像戴耀廷),都是對香港的憲政、法治和政治狀態默不作聲。司法界很可能仍然想用體制內的方式堅守最後一道防線「司法獨立」,所以採取這種沉默態度。故要香港司法界公開呼籲捍衛香港憲法秩序,就像兩年前菲律賓大法官Maria Lourdes Sereno對國民所呼籲的一樣,書生基本上無期望。

唯一增加期望值的是,早前路透社報道有香港法官指必要時會考慮集體辭職。如果有大法官請辭,勢必引發國際關注,因為香港大法官的職位在英美法系統上有崇高的地位,受世界司法界認可。屆時香港「法治」會急速高調「死亡」,而不像現在這樣表面沒死但內裡爛透到生屍蟲。

路透社的報道可視為香港法官匿名向中共放風警告再干擾法官任聘可能會選擇「攬炒」,但從報道後中共的態度來看,中共似乎對此並不擔憂。另外三大評級機構會否因而大幅度調低香港信譽評級亦不好說,畢竟經歷大半年抗爭香港仍維持AA(標普更是AA+)的穩定水平。因此,書生相信即使香港司法界真的出這一撃,最多只是響亮一聲,成為「攬炒」的一個進程,而不動搖中共全面介入香港的決心。

▍2. 國際戰線:疫情過後的國際關係變化和香港定位

基本上個人認為這是唯一能真正左右香港局勢發展的因素。國際戰線的目標和邏輯相當簡單。香港人的籌碼是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和金融體系,這是現時及未來中共仍然必須要的進口工具。所以中共不敢明目張膽正式毀掉一國兩制,香港要以此為籌碼獲得國際支持(尤其是美國支持),進一步對中國施壓,從而達致守住香港的效果。

問題是現在疫情引發全球危機,各國自顧不暇。即使香港今時今刻發生重大政治變化,外國政府亦應無暇理會,最多發聲明關注。但大家也不用灰心,從幾日前李柱銘等知名民主派人士被捕,均見外國大媒體如ForeignPolicy、nytimes、BBC有詳細報道,美國司法部更發表聲明關注事件,可見這些知名民主派還是起著重要的「國際宣傳作用」。

國際戰線的真章應該顯現在全球疫情完結之後,西方世界對中國的態度。有論者提到全球大流行過後,歐美國家為抵禦中國趁著疫情擴張自己的全球領導地位,會一起合力圍堵中國,地緣政治競爭甚至「新冷戰」會出現。中國此時更需要香港作為資金和官商的出口,對香港抗爭者形勢有利。

但書生看過很多很多不同的深度評論、外交及國際關係專家分析,發現這種「歐美合作圍堵中國」的預測是一半半。支持這種預測的論者大多把焦點放在歐洲各國都有高官或領導人意識到中國趁疫情搞「慷慨政治外交」,因此會更緊密聯系一起抵禦中國模式擴張,例如歐盟最高外交官Josep Borrell 便發文警告歐洲小心被中國破壞團結、歐盟專員Margrethe Vestager亦在訪問中指小心避免本地企業被中國大幅收購的威脅。

反對者則認為,第一美國在今次疫情的應對上,主動放棄了自己的全球領導地位,即使中美對立必然激化,但歐洲各國對中的取態仍然不明朗,亦不穩定,畢竟歐洲慣了向中國「又罵又拎」。第二,美國內部的外交專家亦有爭論美國未來外交政策應是在亞太地區地緣政治上讓步以減少衝突來換取中美兩大國更緊密的合作,還是繼續採取更激烈的競爭模式才能最大化「美國利益」。第三,像義大利和瑞士這樣的歐洲大國最近加入了「一帶一路」的經貿合作區,歐洲是否能團結「抗中」,仍成未知之數。第四,歐盟可能自己先面對解體的威脅。

書生採取最保守的估計,相信疫情過後,G7國家都要重新盤算之後的國際關係應該怎樣走,其中香港有無可能在此之前增加自己的遊說能力,說服各國繼續關注和支援香港,可能是其中一個重要戰略點。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2020美國大選,中國議題一定會成為大選關鍵詞,從中可以窺見美國選民的取態。

▍3. 支爆,中國經濟出現急速倒退甚至泡沫爆破。

雖然大家一直都講就快支爆就快支爆,但這說法其實至少已經講了有二十多年歷史,支爆仍未發生。雖然近年中國經濟明顯放緩甚至倒退,國債亦沉重,但從經驗來看,中國每一次都找到新方法應對國家經濟問題(例如一帶一路、大數據和新科技經濟,雖然它們也帶來了新的困境)。所以不得不說中國確實有一套法子——雖然我真的不是想稱讚什麼中國模式,但至少要承認敵人有法子面對我們一直所說難以解決的難題,才能真正認識敵人的能力。

沒錯,今次疫情開始時,外國評論者都預測中國經濟勢必受到重挫,但 3 月後,外國評論者大多承認中國已站穩住腳,反而歐洲其他國家面臨的經濟重挫不比中國少,亦有專家評論「資本主義是否完蛋」、「民主國家是否比不上威權政體」等反思西方民主體制的 Big Question,加上上述提到義大利和瑞士還願意加入「一帶一路」,可見中國的經濟短期內不太可能支爆(雖然會面對更大困境)。

支爆論的另一大問題是:即使真的支爆,其不可預測性和不穩定性太過高。香港人要從中制訂自救策略基本上不可能。支爆後,對香港人是否必然有利亦是未知之數,例如其中一個相當大的可能性就是政府宣佈緊急狀態,駐港解放軍會成為本地臨時軍政府,之後會發生什麼事,無人可以說得準。

▍4. 立法會35+攬炒方法。

立法會過半,然後迫特首解散立法會,引發憲政危機。雖然如今我認為即使特首解散立法會,中共也不介意承受這個陣痛,關鍵還是 35+ 攬炒方法本來是志在引發外國政府更高度的關注和介入,所以屆時外國政府有無空閒理會香港,又會介入到什麼地步,重點回到 (2) 的部署上。如今中共及中聯辦明顯要壓制立法會 35+ 這方法,書生覺得還是可以盡做,失敗就失敗,最重要是不要失敗後怪自己人,自己瓦解了自己陣營——這方面是書生最擔心的。

▍5.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直至解放軍出動。

這是我最不願意說的變數。因為會死很多人。香港經歷了大半年的街頭抗爭,最後政權一步都沒有退讓,反而更「加大力度」打壓。可想而之,街頭抗爭仍未憾動到政權的管治成本。港共由始至終打壓的方式都相當簡單,即賦予警察無限權力和精良裝備「止暴制亂」直至沒有人夠膽出來為止。

大家都知道中國最不願意香港正式宣佈進入基本法第 18 條的緊急狀態,及出動解放軍,畢竟代價太大。另一方面,對於外國政府和商人來說,所謂攬炒,並不是三權合作、並不是抗爭者比人打到頭破血流、並不是立法會解散,對於他們來說,真正明顯的攬炒只有出動解放軍。一出動解放軍,什麼一國兩制、法治、香港自治都一次過宣佈玩完。外資一定會撤,各國一定會介入事件,尤其美國會避免波及亞太區裡其他的美國盟友,同時堵塞香港這個中國出口。所以上年曾盛傳解放軍已在北岸戒備好的那段時間,特朗普和多國高官才明顯出聲。

但要可能迫中共考慮出解放軍,那表示香港混亂持續很長時間,香港警察全體總動員仍無法控制的地步,而且習總已計算好能夠承擔這代價。但這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是它必須要香港抗爭者在街頭死傷慘重,仍然力戰到底,可是無論從過去香港歷史來說、現時的物質條件(結合人性)和香港民風來看,幾乎沒有可能。二是,無論中國還是外國均不會希望香港發生內戰。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