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家暴迷思 香港很可能有很多隱藏的警暴個案


警員虐兒一案,竟然見到部分人觀念落後的程度,書生唔知時間仲以為自己返左去幾十年前。

▍1. 唔算虐兒同家暴?

見到有些人認為影片中的警員並無直接打小孩,那兩下踢也並沒有真的踢到小孩。先不論果兩下踢有無真係踢到小孩,但影片中男子種種行為已「非常明顯」構成家暴同虐兒,係「非常明顯」。

家暴一般分為、肢體暴力、性暴力、精神虐待、疏忽照顧兒童或長者等,其中「精神虐待」包括透過肢體暴力或性暴力進行威迫和恐嚇,使其造成心理傷害。即使影片中的男子無對小孩直接施行肢體暴力,但又向兒童丟拖鞋、又砸物件的行為,足以構成「威迫」、「敵意家庭環境」等精神虐待。而且該片男子自認打仔打到自己妻子和學校都知仲成日同佢講,若不是慣犯或肢體傷痕,妻子同學校點會知?(據原帖主稱更是「成身瘀痕」)

▍2. 點解母親唔報警?唔報警都係加害者?

據一些數據顯示,家暴受害者平均至少要被家暴七次以上,先有可能鼓起勇氣報警。大多數人都會疑惑點解受害者唔及時報警,原因實在太多,包括受害人經濟無法獨立(情況就像受虐兒童無法擺脫原生家庭);害怕受到更嚴重的報復;被長期施暴、弧立所造成的心理創傷令其無法正常面對自己的處境;沒有救助渠道和對象,尤其是警察一般都會息事寧人;輿論壓力(例如「你咁狠心小孩點算」、「何必小事化大,忍一忍不就行了?」、「離了婚就不吃香」)。

可想而知,家暴受害者往往無法脫離心理、輿論、經濟、文化、小孩等因素而主動向人救助或報警。更何況根據原帖主所指,該母親已經有報警救助,只係被處理個案的警察「不了了之」。

▍3. 警察處理手法常令受害者無助

先不論警察處理同袍個案是否特別寬鬆,即使警察處理一般家暴個案亦是問題多多。2011年「 關注家庭暴力受害人法權會」就有報告顯示,在警察處理家暴個案中, 53% 沒有拘捕施虐者、60% 不獲安排驗傷、66%曾問「告唔告」、22% 勸放棄告對方。

須知道全世界關注家暴的組織都會提供家暴處理指引,要求警方在處理個案時,對有需要的人士叫救護車及驗傷、不應該問受害者應否「控告家人」,更別說不應勸受害人放棄控告對方。

法權會更指:「許多我們接觸中的真實個案裡,警方常為了方便執行職務,往往不理會誰是『施虐者』、誰是『受虐者』,只顧把涉案的兩夫婦一併拘捕以致一併檢控。」

點解受害人唔報警?其中一個原因就係報警通常無用,甚至可能原告變成被告。

▍4. 香港很可能有很多隱藏的警員家暴個案

關注家暴的組織和研究愈來愈關注「警官家庭暴力 (OIDV) 」,因為當施虐者是一名警察時,基於警察的特殊地位,這些個案很可能被隱藏。

警員家暴個案在美國甚至成為全國性問題。有研究顯示,在美國,警察家庭暴力是普通家庭暴力的 2-4 倍;至少 40% 的警察家庭成員遭受家暴。但被成功控罪既個案寥寥可數,更別說美國有專門針對警員家暴的調查制度和法律,問題一樣嚴峻。

為什麼警員家暴如此泛濫同時又那麼隱敝?因為警員往往知道如何避免受到體制懲罰、甚至懂得將責任轉移到受害者身上,亦知道收容所的位置(即使法庭頒下強制令收容受害人)。警員之間亦會有沉默規則 (Blue Wall of Silence),包庇同袍。

所以,受害者通常害怕報警,因為他們知道案件將由施暴者的同袍或朋友來處理。 2012 年香港就有一單警察打老婆的案件,老婆報警後,就有處理的警員向其妻說「你諗清楚,追究到底,你老公可能冇左份大糧」。

▍5. 疫情和反送中運動很可能會加劇警員家暴個案

在疫情之中,很多人(尤其是婦女)都被迫留在家中隔離和防疫,法庭、支援組織被迫停頓、社會氛圍緊張和充滿壓力,都有機會促成更多的家暴事件。今個月 BBC 就有報道歐洲封城之下家暴的隱秘問題。

香港警察面對了一年的反送中運動,在外不斷毆打濫捕濫暴年青人,宣洩他們的情緒。你估佢地返到屋企,有可能把這些情緒完全放下嗎?做到既又有幾多個?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