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搜手機上訴案勝訴 判決和原訟庭有什麼不同?


今日很多人關注警方可無搜查令搜查手機一案上訴成功。但大家不用太灰心(也不用太高興)。

先說結論:雖然警方勝訴,但今次判決和 2014 一案的內容分別不大(或有一兩點可商榷)。

*****

2017 年原訟庭的判決是:警方要搜查手機,必須(1). 有搜查令,(2). 除非是在緊急情況下(exigent circumstances)。

原訟庭怎樣解釋「緊急情況」?根據判詞第 64 段,警方必須合理認為,若搜查可以
(a.) 防止對公共安全或警察迫切的威脅
(b). 防止證據即時損毀或被破壞
(c). 在極其緊急和脆弱情況下搜集到證據

******

2020 年今次上訴庭的判決即是:警方要搜查手機,
(1). 獲得法庭搜查令
(2). 若警方未能在合理可行 (reasonably practicable) 的情況下獲得搜查令,並有合理基礎認為:
(i). 搜查對調查被捕人所涉及的罪行有其即時的必要;或
(ii). 搜查對保護其他人士(包括罪行的受害人、附近公眾人士、被捕人士及現場警務人員)的安全,有其即時的必要,
那就可以搜查手機。

此外,如果警方根據 (2) 而搜查手機,亦要按照以下規例執行:
(C). 警方可粗略檢閱手機內容,但檢閱範圍只可為了(i) 和 (ii) 的目的。
(D). 當警員搜查完後,要在合理可行的情況下,盡快作出充分的書面紀錄交代搜查的目的及範圍,並向被捕人士提供這份書面報告副本(除非這樣做危害刑事調查程序)。

******

由此可見,上訴庭的 (i)和(ii) 及當初原訟庭定義的緊急情況相若。兩者的不同在於原訟庭的字眼更加明確,強調「迫切的威脅 (imminent threat) 」和「緊急和脆弱 (in extremely urgent and vulnerable situation) 」,而上訴庭的條件即用「即時的必要(the search immediately as being necessary)」,也許詮釋空間相對寬闊。

另外,上訴庭重申,警方無權迫被捕人士交出手機密碼或解鎖;被捕人士不交出密碼或解鎖,並不會構成阻差辦公的罪行。

*****

當然,眾所周知,被捕人士不解鎖或提供手機密碼,警察都會可能用威迫和酷刑要你解鎖。另外,警方亦可再次用「申請搜查令搜自己警署」的無恥方法來檢閱手機內容。

所以,法庭有無險可守?書生只能說,法庭在刑事偵查過程中,是個相當被動的角色。它所獲得的證據、所要審判的人都是由警方和律政司提供。而且法庭多次認為警察作為專業的執法者,是可靠、誠實和可信任的。

今次上訴判決雖然相對於原訟庭判決並無太大分別,但真正的分別、不公平、不正義的情況,早在司法審判之前已經發生,而且我們要私人提訴這些不公平不正義的情況極其困難。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