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症猖獗期間香港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在全球疫情猖獗下,中國政府站穩了陣腳後,開始扮演有人道精神有擔當、慷慨解囊的世界強國,向外國輸出「抗疫經驗」和大量物資,以圖成為全球領導角色。一些西方國家亦似乎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但礙於現實形勢無暇理會,只顧接收物資救人要緊,就像義大利前經濟發展部副部長所回應一樣,「我不知道(中國的政治野心),現在我也不關心。」

有專家開始預測疫情之後,假如歐美各國勉強站穩了陣腳,便會聯合起來抗衡中國,避免中國趁疫情輸出中國模式,進一步擴張其全球主宰地位。屆時東西對立交戰將會更加明顯和激化,香港可以扮演什麼國際角色?這是大家可以在未來多思考的問題。

現在書生比較關心的是,在這疫症仍然猖獗期間,香港又可以扮演什麼角色,繼續向國際輸出自己是「自由地方」的一員?書生認為其中一個答案是:香港極為特殊的民間防疫方法。

在外國評論裡,愈來愈多討論今次抗疫上,究竟「威權vs自由民主」哪個體制比較好。西方民主體制有什麼地方可以向威權政府學習,有什麼學得了,有什麼是不能學,或學不了。

較傾向支持民主自由體制的評論者多會引用台灣、韓國和香港這三個地方作為反駁,印證民主政體或追求自由的社會並不一定防疫做得差,反而可以做得和中國一樣出色。

在這三個地方之中,香港的政治特徵最為特殊。一是因為台灣和韓國都是民主政府,但香港不是;二是台灣和韓國的民眾對自己政府的信任度較高,政府辦起強制措施,亦不會引來民眾極為不滿及不合作行動。

但是,自上年六月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民眾對香港政府的信任度極之低,對政府的任何政策都抱持高度懷疑。正常來說,在民眾不太情願接受政府命令的情況下,很多強制的防疫政策應該難以執行,疫情可能會更差才對。但是,香港的防疫卻能夠成功至今。

而這個成功很大程度來自於民間社會自發的行動、公民的團結、及獨立專業的醫護團隊和其他自由組織。例如今次防疫中最重要的封關政府是香港民眾和醫護再三呼籲和罷工,才令政府半推下勉強執行。

外國專家認為值得向「東方」借鏡的地方,例如及早封關和隔離、市民均配戴口罩、在公共地方保持社交距離、減少公眾活動,這些措施之所以能在香港成功,很大程度亦是來自於民間對沙士的記憶、民間組織與醫療專業界的公開呼籲,和民眾的自發性。所謂「齊心抗疫」,早在政府頒發限聚令和說出這句口號之前,民間早已做足準備。

而在整個防疫過程中,最為特殊的是香港人視「抗疫」為一種「身份認同」,即香港人會為自己能團結抗疫而自豪,尤其是大多數香港人都傾向把抗疫成功的功勞都歸功於香港民間自身,而與這個威權政府沒多少關係。

可是,外國評論提到香港抗疫成功,一般只說香港政府能及早封關、做足防疫措施,好像功勞全都在林鄭政府身上。但大多數香港人都心知肚明,林鄭其實做得很差,例如不願意一早聽取市民及醫護意見及早封關,及早宣揚戴口罩的重要性(林鄭更要求公務員無病就唔可以戴口罩),做事半拍慢,不是香港人不斷反抗(例如醫護罷工)、輿論大肆要求,香港也不會勉強守到疫情第一波。

所以,書生認為,香港人可以把香港的抗疫經驗帶給外國的同時,不慍不火傳遞這個地方的民眾是如何做到不追求威權(甚至反抗政府)同時能自發抗疫的神奇力量。我想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是:民眾自我保護和公民團結的精神、廣泛而具公信力的民間組織和獨立醫療團隊、公民自發及互助行動經驗,這些都是外國民主自由社會有興趣的資訊。

當然,現今形勢上,外國政府和人民都無暇理會別國的政治,亦無暇理會香港的防疫措施與本地政治有什麼關聯。但長遠來說,只要我們做好國際文宣論述,到歐美要圍堵中國時,這些論述文宣就會成為歐美反駁中國外宣的武器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香港能守住第二波,第三波,宣傳才會奏效,因為歷史從來都只是由勝利者撰寫。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