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檢察官制度史及正當性 看今日香港主控官臉書辱罵法官記者示威者


今日有多間媒體報道,指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大聲公襲警」案件中,擔任主控官的大律師陳文慧,在臉書上公開批評抗爭者是「黃屍曱甴」、罵法官和大律師公會不少都是「人渣垃圾」,亦辱罵記者和香港電台是「黑記黑媒」及「香講賤台」。

陳文慧這種人都可以擔任主控官,難怪咁多香港人話法治已死。檢控官需要獨立、公正持平,一個帶有咁強烈意識形態既人,點可能持平,維持公正,保障公眾利益和權利?最離譜係律政司竟然唔回應事件,完全推卸責任。

其實反觀檢察官制度的歷史和正當性,會發現今日香港特別令人諷刺。

檢察官創設的目的主要是用來分權。中古時期刑事訴訟制度採用「糾問制 (Inquisitor Procedure) 」,即法官一手包辦刑事追訴和審判角色。這制度的最大問題是法官容易先入為主導致審判不公。現代制度設立檢察官,讓檢察官負責起訴,法官負責審判,咁就可以保護裁決中的客觀性,亦保障到被告受到公平審判的權益。

我們常常聽到檢察官必須獨立行事,因為檢察官是法意志的代表人,而不是政府的鷹犬。檢察官負責守護的只有法律,而這個「法」不是指要窮追猛打將被告入罪,而係要保障法律秩序同保護憲法賦予的人民權利。然而,有時公義並不全在法條中,所以檢察官有自由裁量權決定起唔起訴當事人、用咩條例起訴當事人,為的就是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另外,檢察官制度亦用來制衡警權。著名德國法學家,亦係德國檢察官制度的創設人薩維尼 (Carl Friedrich v. Savigny) 表示,警察的行動經常犯下侵犯人民權利的錯誤,檢察官的根本任務,就係要杜絕此等流弊。德國檢察官 Wagner 更在二戰後表示,「檢察官的創設,是催生法治國並克服警察國家的明顯標誌」。

點解?警察本身負責偵查搜證,如果他們想令被告入罪,實為相當容易,只要提供不利於被告的證據就可以。檢察官負責把守進入法庭審訊的門口,作用之一正是用來制衡警察濫權。但係,如果由警察或政府獨攬偵查和起訴的權力,社會會變成怎樣?到那個時候,政府和警察一定會把異見者盡力送入法院,讓他們受到審判、定罪、坐監。

而這就是現今香港的境況。律政司和檢控官每每以政府利益先行,作政治檢控,將抗爭者、異見者,甚至大眾市民都送入審判程序,送入牢獄,但係警察犯法犯罪,就完全不控告。香港法治走到今天地步,實在令人哀嘆。

參考資料:林鈺雄,2005年,《檢察官論》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