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影片重溫將軍澳連儂牆斬人事件 別再問為何法治已死


今日又有兩單「法治已死」案件。

一是區諾軒大聲公襲警案判刑。狂罵法官和市民是「人渣」和「曱甴」的檢控官陳文慧竟向法庭申訴自己遭受網絡欺凌,說自己和家人受生命威脅。

二是上年 8 月 20 日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判刑,法官竟然在宣讀判詞時花了大量時間批評社會運動是恐怖活動,更指一名女受害人「推開被告」和「回答被告自己沒有在機場打人」等言行是「火上加油」,刺激被告情緒。

女被害者推開一名帶刀者明明是非常自然的自衛行為,法官反說被告沒有預謀犯案,帶兩把刀上身是為了剷走連儂牆紙張和用來自衛。這麼荒謬的「認定事實」也可以說出,還要 Victim blaming 女受害人,讚揚被告擁有「高尚情操」 ,「這份情操在一些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身上都沒有」。

極其匪夷所思和「恐怖」的判詞。

也許有人不記得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是發生何事。書生記得相當清楚,當時兇手斬人後就逃離現場,現場滿是血。全靠一眾熱心市民深夜至凌晨不斷幫手揖兇,提供各種兇手特徵和資料,翻查大廈錄影帶,才知道兇手住在哪,鎖定了目標。如果當日沒有熱心市民幫手,市民點可能捉到依個傷害三人至重傷、擁有「高尚情操」的「社運犧牲者」?

******

【 8 月 20 日將軍澳連儂牆斬人事件影片】

重溫影片一: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1368587433306689

重溫影片二: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477314203058562

重溫影片三:(此影片要在手機上才看到)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359958771597869

******

這次案件的裁判官郭偉健已不是第一次在判詞中嚴厲批評社會運動和示威者,例如

(1). 旺角暴動案就曾說「示威者利用人多勢眾以暴力達致目的,法治社會不能容許」、「前線警員是執行職務,不應對無辜的警員施襲」;

(2). 在上年 8 月機場暴動案中,郭官說「在機場,一班人集中對付一人,相當令人吃驚,自己從無見過有人被人咁對付。」

(3). 在上年7.28 涉 44 人暴動案中則說「辯方毋須等待控方提供所有證供才決定答辯方向」,因為「發生咩事,自己做過咩,有無犯法自己知」;

郭官亦在旺角暴動案說過只要有人用磚頭雜物掟向警察時,經已實質上破壞社會安寧,暴動已經發生。另外,當有任何暴力事件發生,若不馬上離開,就已有可能被視為參與暴動的一分子,必須共同承受違法行為帶來的法律後果。

說話完全不考慮比例原則、在場其他人士的意圖、常識。奇哉。奇哉。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