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掛之達人」被控煽惑罪 警察無權接管TG Channel 發佈信息


警方以涉嫌煽惑傷人及公眾妨擾等拘捕TG Channel 管理人「開掛之達人」。昨天警方更接管他的 TG Channel,刪除裡面所有信息,後又在裡頭發放信息,擺明向民眾示威。但書生必須指出,警方沒權接管該 Channel 並發佈內容。

******

根據第 200 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 14 條,警方確實有權「進入任何處所或地方」,「並從該處移走或清除任何煽動刊物」。但是,這裡的刊物 (Publication) 指什麼?

根據第 1 章 《釋義及通則條例》,刊物可包括「(c). 任何東西,不論其性質是否有如上述,凡載有可見物象,或由於其形態、形狀或以任何形式,可以產生、重複產生、表達或傳遞語言文字或意念者。」

換言之,警方可以移走或清除的刊物,應該涵蓋電腦世界的東西,例如一個網上公開、有煽惑內容的 pdf 檔案,警方可以按第 14 條刪除它。

但在這宗案件裡,

(1). 「刊物」應該是指 TG Channel。 Channel 內的文字信息非刊物,因此警方最多有權關閉「開掛之達人」的 Channel ,卻(很可能)無權清除或修改裡面的文字信息。

(2). 警方無權接管「開掛之達人」的 Channel,並在裡面發佈信息。這類似於某期雜誌記載了煽惑的文字,警方最多有權沒收該期雜誌(令其不再出現於公眾地方),但沒權接管雜誌社,亦沒權在該期雜誌裡面撰寫自己的內容,再繼續用該些雜誌向公眾發佈內容。

(3). 第 14 條是否賦予警方可以在任何時候(包括未判決前)清除該刊物,還是必須在「緊急情況」下才有權清除該刊物?按照無罪推定的法律原則,此案仍在審判之中,即該刊物所記載的文字信息仍未確定為在法律上真屬煽惑內容,如果警方可以在未判決前先引用第 14 條清除刊物,則會帶來「未審先判」的問題。

如果說第 14 條的立法目的是為了避免煽惑刊物帶來實質的「緊急且重大的公眾利益損害」,故允許在未判決前就賦予警方相關權力,或許這種辯解方法能符合相稱性,但警方有什麼證據證明「開掛之達人」 Channel 內的信息會繼續對公共安全構成「緊急且實質重大損害」?

******

今日「開掛之達人」上庭保釋被拒。他被控告的是嫌煽惑傷人及公眾妨擾等罪名。如果大家記憶猶新,也許會記得「達人」被控的罪名是什麼,因為佔中九子案中不少被控告的罪名正是煽惑罪。

煽惑罪並非成文法,而是普通法按案例而成的罪行。律政司用這條罪告,一來是因為這條罪刑責較重,二來佔中九子一案裡,九子曾上訴指這控罪違憲,卻不成功,最後多人更因此罪名被判入獄。因此,今次律政司再用煽惑罪,明顯是因為它罪成機會較大。

煽惑罪的合法性一直成疑,一是因為「以言入罪」,嚴重影響言論自由;二是這條古老的法律欠缺明確性。怎樣才算是滿足「煽惑意圖」?法律史上一直有不少激烈爭論。這種不確定性更增添人民恐懼不小心墮進法網,因而極容易造成寒蟬效應,令言論自由更添損害,所以甚少民主自由國家再用此罪控告人民。

其實「開掛之達人」不是第一位被控煽惑罪的TG 管理人。早在兩個月前,就有另一個TG group 的女管理員被控煽惑他人縱火及傷人罪。而這宗案件爭論更大,因為女管理員似乎只管有該 TG group ,並無在內發表過任何可能是煽惑的內容。警方是根據該群組內其他人的發言內容來控訴她犯煽惑罪。如果這樣也告得入,那麼假設連登有會員發表煽惑內容,連登管理人都可以被控告。離譜至極。

******

以言入罪的時代來臨。不用 23 條,政府已想盡辦法用古老的法律條文來控告異見者。區議員鄭麗琼就被「報復」,以「煽動意圖罪」被控告。不反抗惡法,未來每個人都可能因言入罪。這個政權的無恥手段就是先派警方拉你,再刪除你所有思想文字紀錄,再慢慢想辦法令你入罪,即使告唔入,都已經無晒所有信息資料,亦要捱過審判還押的日子。想不定,書生在此和大家學術討論,有一日亦會因而以言入罪呢。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