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選人最好的測試】假如你是立法會議員,你會怎樣做?


唔好意思,書生又要鬧人。

琴日內會一役,好多人批評泛民做得唔好。批評絕對係可以,係應該,但香港人既批評往往都係落入條件式反射,從來都無深思熟慮過點解件事會發生,有咩方法唔再重蹈覆轍,之後應該點做,做左又會有咩後果,又點盡力防止風險。大家從來都唔認真去思考依啲問題,變左純立場宣洩。

1. 例如有人話羅返 2011 年泛民有份贊成所主席都有權趕人出會議廳,所以係自食其果,甚至係「賣港」。書生絕對同意係自食其果,但睇返當年投反對既只有吳靄儀、梁國雄、何秀蘭等三四個泛民。點解咁少?事實係當年建制派仲未包攬所有正副主席,所以可以估計泛民覺得仲有得玩先投贊成。

當然,泛民作為政治人物應該要有遠見,預見到今日的局面,唔應該咁蠢;但係香港從來都缺乏優秀的政治人物。當年投反對票既泛民,例如吳靄儀,好明顯係基於佢專業的法治意識而判斷任何擴張其他主席的權力一定唔係件好事。至於梁國雄和何秀蘭則好可能係從比較「左」既思想和抗爭經驗上瞭解到唔應該剝弱議會抗爭的門路。

搞政治就要有遠見,但又有幾多香港人咁出色既法治和政治遠見?唔好意思,睇下香港人點因疫情而馴服公共衛生緊急條例,就知唔多。大家又好興用(短視)既「結果論」論英雄,例如今次郭榮鏗至少撐咗六個月捱住瘋狂被恐嚇及DQ既言論頂到今日,咁算係軟弱定勇武?既然香港無優秀的政治人材,又唔想重蹈覆轍,香港人係唔係應該集體思考下未來政治大局將會點走,唔再犯重複的錯誤?

2. 見到有啲人琴日泛民好軟弱好斯文,應該展現「抗爭意志」、應該「勇武還拖」。言論者更包括一些疑似參選人。好,書生絕對支持議會內展現「抗爭意志」,咁係唔係代表來屆選舉候選人的基本條件是「揪得」?講依番話既候選人又係唔係真係「揪得」?既然我們是認真去談議員需要有「勇武」的抗爭意志,那麼就唔應該得個「講」字。初選是否應該認真考慮設立「勇武」門檻,沒有基本自衛能力、磅數不夠重體能不夠好的候選人應該「一票不投」?如果唔係,咁再選「手無縛雞之力」既議員入去,點確保自己選的議員唔比人抬走,唔比人摔低?須知道立會法入面保安多數退休警,唔夠力量點頑抗?定其實我地選民自己都係得個講字,「勇武」並唔係現時議員既基本門檻?

3. 書生唔係講笑。昨天既事件絕對係來屆候選人的最好考試。如果係我,我一定會問所有候選人:「如果你係昨天內會入面既議員,你會點做?」因為我唔想再見到選前說一大堆「勇武」漂亮話,但選左入去,又好似今日的泛民咁。最後得個講字。

候選人唔該答清楚:你係昨天內會入面既議員,你會點做?我要既係具體方法,唔好講埋啲模稜兩可既答案。你可以講 fight 低啲保安、打柒郭偉強、踢爆主席枱都可以。但講得出要做得到。如果唔係同今日泛民一樣。

4. 同樣道理,投票的選民又有無想清楚依個問題。

正如昨天工聯會郭偉強打完人,我地起勢話告佢襲擊。咁下次泛民議員真係「勇武」還拖打保安、打建制、打主席,人地同樣都可以用同一招告返泛民。而眾所周知香港無法治球證旁證都係佢既人,律政司同警察玩晒,你想告對家就好大機會告唔入,但你還拖對家就會用盡各種賤招告你、DQ 你。所以有人話唔應該還拖,因為如果被DQ就好似梁游事件最後比唔少人話蠢,係唔盡議員責任;但又有人話依個時勢你還唔還拖都會 DQ,所以應該打,展視勇武抗爭的意志,至少唔好令同路人失望 。

但問題關鍵係我地內部陣營有唔同睇法,係唔係應該盡力討論清楚:係依屆剩下既時間同來屆立法會,究竟你期望自己的代議士點做?係完全無底線展現抗爭意志定保住自己議席下做最大不服從?如果真係預左議員被 DQ,又點樣係被 DQ 之前發揮最後的剩餘作用?例如至少引發國際關注、凸顯議會不公、實行攬炒,令更多人更憤慨?

沒錯,也許有人話議會不公已經路人皆見,有咩好凸顯?但事實並非如此,正如梁游DQ一事,我地內部就有分歧,政治憤怒並無特別累積同爆發,更莫講其他DQ事件,從經驗上來看同樣累積唔到多少人出黎。老實講,香港大多數人都係情感驅動既生物,依大半年大家都係見到警察亂咁打人打後生仔先咁大動力出黎。 DQ 得唔夠荒謬,唔夠(體制)暴力,香港人係唔會有更大的「抗爭意志」。

所以,如果我地內部陣營無起碼既共識,未來議員無論點做,最後大家都會變成好似今日的互相批評,又比唔出咩實質建議。

5. 關於議會內的勇武抗爭。講就好容易,但真係具體點做就唔係咁易。依點都同第 4 點有關係,究竟係無底線式主動勇武「隻揪」,定係用「防守」式(叫唔叫勇武?)戰術?有人提議用殺蟲噴霧、打爆火警鐘、鐵鍊鎖自己係主席枱。依啲方法有幾可行?譬如帶殺蟲噴霧入立法會過唔過到保安果關?過到一次,下次仲用唔用到?用唔到又用咩其他奇招?打爆火警鐘又需要承擔咩法律後果?定係帶傘入去組成傘陣?諗清楚,街頭唔同議會,人數有限,而且始終係困獸鬥,有大量 CAM 睇住。任何一個方法都要諗清楚。

最後,議會抗爭要成功,往往都要議會外的配合。議會外既大家又準備好全面出撃未?定其實都係同議會內的人一樣,都係1516、覺得唔應該送頭?

******

希望大家真係諗清楚,尤其是唔好戰略同戰術行動不分。戰術行動應該為戰略服務,而唔係為左一時既輸贏。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