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宵大廈》的〈鴉烏〉篇道出香港年青人的絕望和感受


《金宵大廈》的〈鴉烏〉篇,是套反TVB價值的TVB單元劇。就連一些內地網民也稱看完這劇,理解多了香港年青人的絕望和感受。

廣東一直有個「鴉烏婆」傳說:如果小朋友不聽話,晚上就會被鴉烏婆捉來吃掉。〈鴉烏〉篇也是圍繞著這個傳說展開,但它顛覆了傳說的設定,從奇幻劇情中訴說香港社會殘酷的現實……

東東是個表面開朗但內心寂寞的小孩。父母分居,跟父親住在金宵大廈的劏房,可是父親經常因工作不在家。金宵大廈「品流複雜」,住著各種「千奇百怪」的低下階層,有鳳姐,有金盤洗手的黑社會、有懂巫術的女人。東東從這些人身上學懂了底層的生存法則,人細鬼大,例如經常向男主開玩笑「又禁鐘仔(召妓)」,又會幫喜歡打手遊的電話鋪老闆打機過關,以幫父親換取更便宜的二手手機。

東東父親忠廣做中港旅遊巴司機,是個信奉「做人應該腳踏實地」的老實人,雖然生活貧困,但只要孩子開心,他會寧願一直活在這個「舒適圈」。

東東的母親小惠則不同,她由內地嫁到香港,追求生活品質,希望孩子過好生活,但奈何家庭環境一日比一日差。她決定投入職場,但一開始因缺乏人脈和資源,連廣東話都講不好,相當自卑。後來她做(層壓式)傳銷,被公司的「正向心理學」洗腦,賺到可觀收入,就愈來愈嫌棄丈夫「停滯不前」,追不上自己步伐,即使仍對丈夫有感情卻選擇分居。另一方面,小惠深知自己「輸在起跑線上」,所以把希望都壓在東東身上。她希望東東能讀名校,將來大學畢業後一家的生活會變得更加好。

東東就在父母的分居和價值衝突中成長,他缺乏愛,但沒有人知道。不論是父母,還是整座大廈的其他人都覺得他很聰明,很獨立,所以他常常不知溜去哪裡,也沒有人擔心。但其實東東很寂寞,他只想當個被人疼錫和關心的小孩。他常躲在大廈地牢骯髒雜亂的暗角獨自對牆玩乒乓球,只因為他想念小時候父母和他一起乒乓雙打的日子。

東東為了讓父母復合,他變得更乖巧、更聰明。他接受媽媽「正向心理學」的思想改造,承認自己「輸在起跑線上」,必須急起力追才能快過其他人衝線。他也接受媽媽各式各樣的生活安排,即使小孩最討厭的「轉校」,他也欣然接受。他不斷練好英文詩朗誦,因為只要名校面試成功,父母就會高興,會和自己一起去旅行,破碎的家庭就有機會變回完整。

他確實聰明,很快就把英文詩背誦如流:「Tick tock...tick tock... Life is counting down on your internal clock. Memories that feel as if they occurred yesterday,,turn to flashes of moments that seem to fade away. (滴答,滴答, 生命一分一秒的流逝,仿如發生在昨天的記憶,變成細碎片段漸漸消退)……Oh, how I wish I could turn back time, …, being a kid in a candy store. How I miss the way I used to feel on Christmas day when Santa was real.(噢,我多懷念能返回從前…做回一個糖果店裡的孩童,我懷念當時的感覺,在聖誕節,相信聖誕老人是真的)。」

可是,世界沒有童話,聖誕老人不是真實。在面試之前,他和一個同樣來面試的小孩談天,才知道原來插班生名額早已內定。面前的小孩,他的爸爸是捐錢給學校一百萬的富豪校友。對方從一出世就已經衝線,自己再急起直追也是徒然。於是他在面試上,默不作聲,一句詩都沒唸出來。

面試失敗。小惠相當生氣,和忠廣大鬧一場。父母更不可能復合。回到家後,東東又再回到他的「秘密基地」,獨自玩乒乓球。噗咚、噗咚,這時一直潛伏在東東身邊的鴉烏婆終於出現了,她跟隨乒乓球聲一步一步接近東東,最後把他拐走,並消除了世界上所有人對東東的記憶。但東東父母因對孩子的執念,東東存在的記憶仍在他們心中。小惠和忠廣不斷宣問大廈裡的其他人東東去了哪裡,但沒有人記得東東。報警沒用,找學校沒用。終於他們找到了地牢,遇見了鴉烏婆。

鴉烏婆把所有「真相」和東東的感受都傳送到他們腦海裡,他們才知道原來東東過得那麼痛苦和寂寞。原來東東在離開世界前,從鴉烏婆中得知他再努力,長大後還是不能幫爸媽改變生活,自己也要承擔大學讀書的債務、月入不過萬多元、買不起樓,會被社會話「廢青」、「剩係識得搞事」、「高分低能」,他不想成長,於是決定讓鴉烏婆消除世人對自己的記憶,讓她接自己到異空間的遊樂園,離開這個殘忍無比的現實世界,一世不長大……

劇中有一句定義死亡的對白:「世上有三種死亡,一種是生理上的死亡,一種是社交斷絕的死亡;一種是被所有人遺忘;最後一種是真正徹底的死亡。」東東的選擇,無疑是暗喻著小孩得知社會的殘酷後選擇「自殺」——而這正是香港過去幾年的社會現實。

至於鴉烏婆,與其說是魔鬼,她更像是慈愛小孩的天使。她專門把寂寞缺乏愛的小孩帶到她的天堂樂園裡,讓他們永遠不要長大成人,不要受大人的苦難。她幫小朋友消除現實世界的痛苦記憶,也消除世人及父母對小孩的記憶,免卻了所有人痛苦。

劇中最後,東東父母並沒有「救出」東東。東東忘記了自己的父母,永遠活在異世界。小惠和其他人一樣失去了東東存在的記憶,東東真正徹底的「死亡」了…不,還有爸爸,他選擇了默默記住東東一切,包括東東曾告訴他的EMAIL密碼——在搬家過「新生活」之前,他傳送信息給東東:「如果你收到依個信息,我希望你知道係半夢半醒間,存在一個地方,一個你可以記住自己做夢的地方,係果度我永遠愛你。」

這結局不就是香港社會現實嗎?當父母發現自己一直迫小孩參與一場根本不可能贏的比賽,已經是失去孩子的時候,追悔來遲。世上沒有多少歡喜的結局,人離開了,剩下的只有逐漸遺忘,或者守住記憶,但無論何者同樣令人悲傷,像東東唸的詩歌一樣:

「Or to go back even more, being a kid in a candy store.
(噢,我多懷念能返回從前…做回一個糖果店裡的孩童)
How I miss the way I used to feel on Christmas day when Santa was real.
(我多懷念當時的感覺,在聖誕節,相信聖誕老人是真的)
But back to reality...back to today, family is scarce and memories continue to fade away.
(但回到現實,回到今天,家人已經離散,記憶亦逐漸消逝)
Tick tock...tick tock... How I wish I could control this clock.
(滴答,滴答,我多盼望能控制這時鐘)」

圖片:劇集截圖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