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證主義與自然法】「惡法也是法」到底是說什麼?


很高興看到有黃 channel 介紹法治的概念。但入面有些內容有誤,書生必須加以釐清,因為只有當人們真正認識法理學(基礎法學)和法治的概念,那才可以作真正深刻的反思。

這影片中提到法律實證主義反對自然法,主張「惡法也是法」、「國家訂立的法律都必須遵守」,不相信「天賦人權」,所以才會使法律變成「不受控制的怪物」。

很多文章介紹都愛提到實證主義支持「惡法仍是法」,乍聽下來有點違犯直覺,彷彿要人民遵從惡法。這點也是書生第一次接觸法理學理論時遇過的疑惑,當時亦因此幼稚地認定實證主義一定有問題。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首先,即使實證主義者相信「惡法仍是法」,並不一定蘊涵「人民必須遵守惡法」;要由前者推論出後者,必須要加上「人民有*絕對*義務服從所有法律」這個前提。實證主義者可以拒絕這個前提。

其次,法律實證主義細分下有很多主張,但有一個比較普遍公認的主張是「道德和法律沒有必然關係」。基於此,當實證主義者宣稱「惡法仍是法」,它要表達的意思其實是,法律的效力不來自於道德,所以當一條法律是不道德的,它仍然可以是法律。相反,當某類自然法論者相信「惡法必定不是法」,理由是因為法律本質上就是道德,所以違犯道德的法律根本不是真正的法律,沒有真正效力。

那麼實證主義者認為法律的基礎或本質來自什麼?他們會認為法律就是現實上某個權威(例如君主或政府)頒佈的命令。但為何一個君主或政府頒佈的命令能夠成為法律?為何有正當性約束人民?這確實是實證論者需要回答的問題。

信奉民主體制的實證主義者一般會宣稱,當人民通過某種合性法/具認可的立法程序將多數意志訂立(立法)出來的命令/規則,那命令/規則就是法律,不管它是否合乎道德。(法理學大師哈特 (H.L.A.Hart) 就抱有類似的觀念)

實證主義不相信法律的本質是道德律令或自然法,理由有很多,其中有兩個理由特別值得深思。一是,如果法律的基礎/本質是自然法,那自然法從哪裡來?「天賦人權」是什麼意思?以前的(西方)人可能相信自然法來自於全善的上帝所頒佈的命令,所以自然法一定具有正當性,但現代社會一般不會用「上帝」作為理論的基礎,自然法的正當基礎又是什麼?

第二點和第一點很相像,但又有點不同。如果所有法律的基礎/本質是道德律令,那麼人們如何確定哪些道德判斷是真的?或者說,如何去確定某條法是符合道德/不符合道德?尤其在多元社會,人們在道德觀念上存在深刻的分歧(例如有些人認為墮胎是人權,有些人認為胚胎也有生存權),有哪個人擁有權威合理地宣稱另外一邊是錯誤的?

實證主義可以完全避開這兩條問題,因為他們會回答一個命令(法律)是否真正的法律,這是個經驗實證的問題,只需要考察一下那個法律是否通過某種合法性的程序及認可。

那麼,如果有某條法律極度邪惡,違犯道德呢?實證主義者可以聳聳肩說:在一個民主體制裡,人民可以通過立法機關去修改或廢除該法;又例如司法機構有權力宣佈某法違憲而廢除,那也是因為憲法代表著更深刻和穩定的「人民意志」(相對於刑事法和民事法等一般法律);換言之,憲法也是由人訂出來的,但它比一般法律的地位更高階。

人民不滿意現時的憲法,也可以修改憲法,只不過修憲的程序一般更加嚴謹和謹慎(再一次,這體現了憲法代表著更深刻和穩定的「人民意志」),因為憲法是構成現代政府的正當性基礎,若修憲門檻太低,政府及社會就會容易不穩定。

在香港的語境下,實證主義者可以說,由於現時香港的法律完全不符合多數人民的意志及認可,愈來愈不具有認受性,那麼其法律的效力便開始(或完全)失效。這理路也是戴耀廷先生早前引述 H.L.A.Hart 的理論來說明為何香港的法律愈來愈失效。

由此可見,實證主義相當能解釋我們現代民主體制裡的憲政/憲法的基礎和運作是什麼回事。它沒有那麼弱,也不是這樣解讀。

最後,某些自然法學者同樣可以主張「某些惡法也是法」,例如當代自然法大師約翰·菲尼斯 (John Finnis) 就講過,自然法理論可以賦予不公正的命令/規則具有法律效力,只要當這些命令/規則是被法庭接受為司法判決的指導原則,或者滿足於憲法規定的有效性判準,那麼該不公正的法律可以具有效力。

原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uRXqPI4l0

【經營困難,贊助書生100蚊】
銀行戶口:783-279938-668,香港恆生銀行, PangChit
PayMe QRCode: https://goo.gl/jMm6pw
PayPal:paypal.me/bacchuspang
轉數快ID: 4225793

【讚好專頁,不要錯過我的好文章 ➤ 書生百用






CONVERSATION

0 意見:

Post a Comment

PHILOSOPHY

Know Thyself